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朕的皇后太有财 > 分节阅读16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朕的皇后太有财》 分节阅读16

    随后,只见一个人影随后闪了进来。

    只见先进来的人影正翻箱倒柜的倒腾着东西时,只觉一股杀气从身后涌来,正翻的起劲的人猛得转身,黑夜中,只见银光一闪,人影快闪身,躲过了锋利的剑袭。

    “大胆毛贼,竟敢来这里偷东西,真是活腻了。”是一声清脆好听的女子声音。

    人影一怔道:“哼!本贼王能看中这里是你们的福气。”哈哈,是龙天过的声音。

    “嗬!还挺会狡辩,吃我一剑。”漆黑的夜晚,没有点灯的房间看不出人的长相,只见一道寒冷的白光朝自己划来。

    龙天过敏捷的一闪身,躲过了利剑的袭击,而剑却劈到了龙天过身后的一个看似很普通的木盒上,木盒应声而散,里面一个玉葫芦掉在了桌上。因为玉葫芦的上面有一颗小小的夜明珠,所以在黑夜里显得特别的显眼。

    “忘忧散!”

    “忘忧散!”二人异口同声道。

    随后只听一声剑扔地的声音,两个人影快朝同一个方向跑去,均去争抢玉葫芦。

    一个小小的玉葫芦被两个人同时拿住,争抢。

    “这是我们家的,你给我放手。”女子冷冷的命令道。

    “哼!我贼王看中的东西,别人休想拿走。”龙天过语气坚定道。

    “哼!那是以前,在我天圣皇朝第一女捕快面前,你最好乖乖的交东西投降,本捕快已经跟了你很久了,今天一定有袄抓住你这个小毛贼。”女子语气很是不屑道。

    “哼!第一女捕快,只怕你的美名今天要毁在我贼王的手中了,能抓到我贼王的人还没出生呢!”龙天过很自信道。

    “哼!好一个大言不惭的小毛贼,吃本姑娘一拳。”女子快挥拳朝龙天过打去,未看到挥来的拳头的龙天过狠狠的吃了女子一拳。

    “哈哈哈,贼王也就不过如此嘛!哈哈哈——”女子朗声的笑了。

    “你——哼!”龙天过气愤的挥拳。

    两人便这样打了起来。

    门外的人看了却是着急的直跺脚。

    “老爷,这个办法行么?这个计谋真的能帮女儿找到如意郎君吗?他可是个贼啊!”门外传来中年女子的小声嘀咕声。

    “哎呀!夫人放心,为夫我已经打听好了,听说这个贼王虽然最拿手的是偷东西,但是人长得却朝帅的,而且是个非常有正义感的贼王,他所偷的人都是那些为富不仁的人。配女儿绝对是绰绰有余。”中年男子语气中是满满的肯定。

    妇人掩嘴一笑道:“嘿嘿,那老爷也是为富不仁吗?”

    呃!中年男子头上滑下三条黑线:“嘿嘿,我是故意让人家这么说的啦!要不怎么能引来他呢!呵呵呵,走,不要打扰他们的好事啦!呵呵呵——”二人相视一笑,转身离去。

    房内的二人打得很激烈,突然,手中争抢的瓶子掉到了地上,二人顿时愣住,看着支离破碎的玉葫芦和里面散了一地的忘忧散,突然——有股很好闻的香味传入鼻内,二人吸了吸,顿觉身体燥热起来。

    “不好!”

    “这根本就是闻着便可中的媚药。”龙天过和女子的声音同时响起。

    二人只觉体内像烧起了火般折磨着自己。体内持续蹿烧的欲火折磨得二人痛苦不堪,努力的想要运功驱除身上的媚药,但一运功,顿时一股异常的燥热再度在体内蹿升。

    “不行,我不行了,贼王——”女子朝龙天过走了过来。

    一直在坚持的龙天过,想要逃走,可奈何身子酥麻的根本没办法走,看到女子朝自己靠来,赶忙警告道:“喂!野蛮女捕快,你不要过来哦!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识相的最好离远点。”

    “你以为我想吗?要不你去给我找个男人来啊!”女子想有袄让自己的脚步停下,但体内不断蹿升的欲火让她无法停下来,她不怕死,但是这种折磨真的比死还难受啊!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淑女,更不想装什么贞洁烈女,生命比较重要啦!不就是和男人上床吗?哼!我堂堂女捕快总不能被小小的媚药折磨死吧!算了,先解了身上的药再说,若是他是个长相还不错的男人,大不了嫁给他,反正这是爹娘每天都在催的事情啦!

    若是他太寒碜,那就直接了解了他。

    想到这,女子立刻朝龙天过扑了过去。

    “喂!你干什么?”龙天过隐忍着体内的欲火,使尽全身力气去推开她。

    “哼!贼王,你就乖乖给本姑娘就范吧!能被我赵雪颜看上的男人,你应该很庆幸了。”女子开始不安分的撕扯龙天过的衣服来。

    “喂!你这野蛮女捕快你住手,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龙天过威胁道,但身体真的已经快要到了极限。

    “后悔总比欲火焚身的好吧!”话落,小手不断的在龙天过的身上胡乱的摸着。

    一直在隐忍坚持的龙天过,再也隐忍不住体内的欲火焚身了,意志力完全瓦解,再也无力拒绝,凝视她片刻后,义无反顾的将她推向身后的大床。

    滚当的唇饥渴的贴上她的,掠夺属于她的甜美。

    夜慢慢静下来,漆黑的夜晚闪烁出点点的星光来,此刻的夜变得温柔了,风轻轻敲打着竹窗,出悦耳的声响。房屋内,传来迷醉的娇吟声和低沉的喘息,轻薄的青纱帐掩盖了大床上两具汗湿交缠的躯体。

    明媚的骄阳透过窗子撒向房内。

    昨夜初尝鱼水之欢的二人,在媚药的控制下,可是把彼此给狠狠的累坏了。

    昨夜那么疯狂的纠缠,真的把龙天过累的精疲力尽。

    一地凌乱的衣服证明了昨晚的激情,太阳透过轻纱,撒进床上,女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揉了揉迷离的双眼,看向身边的人。

    龙天过裸露在被子外的胸膛上,留下了欢爱后的痕迹,女子低头看了眼自己白皙的皮肤斑斑吻痕让她羞红了双颊,而身边男子的绝美容颜,更是让她的心没来由的一阵狂跳。

    在心中喃喃道:贼王,本姑娘看上你了,今生,休想逃出本姑娘的手掌心。

    片刻后,龙天过从熟睡中醒来,双眸缓缓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你醒啦?”赵雪颜甜甜一笑道,根本想不到会是昨晚的那个野蛮的女捕快。

    “那个——”龙天过坐了起来,一脸歉疚的看向身旁的女子道:“昨晚对不起,本王是——”

    “呵呵,没关系!贼王,我看上你了,我们成亲吧!”女孩子毫不做作的看向龙天过道。难得遇到一个可以让她这个出了名的野蛮女捕快倾心的人,她才不会为了女儿家的羞涩放走自己的幸福呢!

    龙天过则是惊呆住了:“你,你说什么?成,成亲?”老骨头简直还没想过这事呢!他觉得自己除了钱满天不会再喜欢上别的女孩子了。但是——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不成亲,好像又说不过去吧!可是——和不喜欢的女子成亲,自己接手不了,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这个女子吧!

    女子一见龙天过面有难色,立刻不悦的板起脸来道:“难道你不想娶我?哼!你吃干抹净想拍拍屁股走人吗?告诉你,休想。”赵雪颜一脸凶凶的表情道,这倒是像昨晚的野蛮女捕快了。

    “没错!女儿说的对极了。”突然,一对中年男人和女人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道:“七王爷,你把我的女儿的清白给毁了,难道想不负责任吗?若是如此,那草民只能去找皇上评理去了。”赵高远一脸奸诈的威胁道。

    “你们,你们知道本王的身份?”龙天过有些惊讶。

    “嘿嘿!贼王七王爷的大名谁人不知晓啊!”赵高远一副不以为然又莫测高深的表情。

    “什么?你是七王爷?”赵雪颜倒是很惊讶,只知道自己的职责是抓贼,抓坏人,却没想到这个贼王竟是当朝七王爷,看来老爹是早有调查,那——这次中媚药?赵雪颜美眸一瞪望向爹得,爹爹立刻看了女儿的心思,立刻胆寒的咽了咽口水道:“夫人啊!我们还是赶快给女儿和女婿准备成亲用的东西吧!嘿嘿,你们继续休息啊!”夫妻二人计谋得成的贼贼一笑,立刻闪了出去。

    话说女儿都已经二十岁了,至今仍没有许配人家,虽说女儿的长相那是没的说,但是这火爆脾气可是没人敢招惹啊!如今好不容易骗到一个,怎么也得让他娶了女儿啊!

    虽然这么做有些太可恶,但是为了女儿不孤独终老,他们也只能强扭瓜啦!

    当天,赵家就开始紧锣密鼓的张罗赵雪颜的婚事了。

    龙天过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无法接受这个婚事,虽说自己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但是——婚姻岂能是儿戏呢!更何况自己还是被赵家的人设计的,所以——想想之后,还是觉得不能接受这门婚事,现在和她成了亲,但自己不能保证自己能给她幸福,所以——他趁众人都在为今晚的婚事而忙碌时,竟一人偷偷的溜走了。

    而一直深有预感他会开溜的赵雪颜,则是偷偷的跟在了他的身后,开始了自己的追夫生涯。

    番外  扣王vs败家女

    京城繁华街上的李府门前,此时正紧锣密鼓的为李家小姐的招亲比赛而紧张的忙碌着呢!一场名为‘比钱招亲会’吸引了很多人来观看,这规模和形式,完全是模仿当年钱满天的形式啊!

    只见人群中,挤进一位白衣妖冶的男子,手拿羽扇悠闲自在的扇着,本只是来凑凑热闹的龙玉才,一看这形势,禁不住想起当年钱满天比钱招亲时的场景了,禁不住笑了,更是对这李家小姐来了兴趣。

    “哎!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啊!听老夫说一句。”李员外走上台道:“老夫今天谢谢大家来参加小女的比钱招亲会,凡今天能来的人,都表示对小女的爱慕和真心,只要是真心诚意出价者,老夫便把小女嫁过去,并保证小女成亲时,老夫会给很高的嫁妆,绝对让未来女婿不但拥得美人归,还能得到一笔很不错的嫁妆钱,各位,请出价吧!价高者得之。”

    “咚!”李员外说完,只听一声铜锣声响起,比钱招亲会就这样开始啦!

    “比钱招亲会现在开始,最低起价五十两。”李员外大喝一声。

    只见台下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龙玉才看了看不知道众人在犹豫什么,不过这李员外的最低起价也太低了吧!不过这嫁妆还是蛮吸引人的,不如——本王试试,反正也正缺个王妃呢!虽然知道天天是世上的唯一,不可能会再有第二个她啦!但是——敢有如此胆量招亲的人,她还是继天天以后的第一人,说不定会是第二个天天呢!说不定也会是一个挣钱高手呢!不如试试看,反正价高本王就不要。呵呵呵,既然来了就试试吧!

    “一百两!”龙玉才突然开头啦!

    “咚!成交!”只听招亲台上的锣声一响,龙玉才没差点蒙了,这——这也太容易了吧!怎么才喊了一次价就成交了呢?这些人看着也都是有钱的主啊!怎么都不出价呢?

    “这位老兄,唉!不幸啊!”突然有一个男子看出了龙玉才的疑惑,走近他,拍了拍他的肩,一脸的同情道。

    龙玉才不解的看向男子问:“什么意思?难道这李家小姐长得很丑?”只要有钱不就好了,长的美又不能吃。

    “唉!说实话,这位李小姐长得是貌若天仙下凡,美若九天玄女,但是——却没人敢娶。”男子一脸的惋惜和痛心。

    “为什么啊?”龙玉才更是不解了。

    “唉!因为——这李家小姐太会花钱了,人家是日进斗金,她是日出斗金啊!只怕是这出了名的有钱的李员外,家里的钱也快被这唯一的女儿败光了吧!所以才会举办了这场招亲会,虽然来的人都对李家小姐的美貌爱慕的心痒痒,却没人敢娶,你想想那家里得有多少钱够她败啊!除非养个会下金蛋的鸡。”哈哈,男子却不知道,眼前的这位是只铁公鸡。

    “那个,没这么夸张吧?”还以为捡了个大便宜的龙玉才这会可傻了眼了。

    “嘿嘿,恭喜这位公子成了小女的未来夫君!”李员外赶紧走过去把龙玉才拉上招亲台,对帘子后面的女儿说了声:“清清,还不快来见过你的未来夫君啊!”

    “是爹爹!”只听一声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传来,接着粉色的纱幔被拉开,从里面走出一位身着水蓝色衣服的女孩子,女子生得清秀大方,美丽脱俗,不施脂粉依旧美得动人心弦,李清清一走出来,她的美貌便让人倒抽了口气,简直太美了,但所谓人无完人,只可惜这么美的人儿却是个败家女,所以没人敢娶啊!为了钱财,他们宁愿放弃美人。

    “清清见过相公!”李清清盈盈一辑身,淡淡一笑,迷倒众人。

    但是龙玉才却高兴不起来,脑海中却是出现了自己的金银财宝一箱箱被运出去,自己则要坐在地上大哭啦!哎呀!不要啊!

    “嘿嘿,我还有事,选走了。“龙玉才竟转身跑走了。

    “唉!相公,不要走啦!“李清清立刻追了过去。

    朕的皇后太有财 番外之贪王vs野蛮好施女

    本章节由妖精宝宝丶制作

    自从那次龙天明叛乱后,龙天澈饶过了他,他便辞去了在朝中的职务,一心把心思放到了生意上,把商场打理的蒸蒸日上,全国各地都有永胜商场,更是让百姓富裕了起来。

    永胜商场的保安招聘室内,一位身着淡绿色短打扮,一身江湖气的女子站在室内,不满的瞪向面前的两位身着保安服的男人。

    女子生的娇俏美丽,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似春湖水闪闪放光,一身的灵气。

    “小姐,真的不好意思,我们这只招男保安,不招女保安,要不——小姐去应聘营业员吧!”男子一脸为难的道。

    女子气愤的一拍桌子道:“哼!你们少狗眼看人低,我慕容静虽然是女子,但是绝不会输于你们这些男人自,我对营业员没有兴趣,我就看中你们商场的保安位置了,让不让当给个痛快话吧!让当本姑娘一定会尽职尽责,不让当,我们就比试比试看,看谁的武功高,更能保护这商场的安全。”女子长腿朝椅子一踩,手臂碰上大腿,一副江湖侠女的架势。

    两名保安见状表情为难道:“我说小姐,你别为难我们啊!这商场有商场的规定,这规矩是我们商场的主管明王爷定的,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哼!少废话,出招吧!”话落,女子手中宝剑出鞘,朝两名男子挥去。

    永胜商场的五楼主管办公室内。

    “王爷,王爷不好了!”绝命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正在埋商场计划书中的龙天明,被这突然跑进来打扰自己思绪的绝命,冷冷的,瞪了眼道:“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有人闹事直接去叫保安。”龙天明不悦的道,他最讨厌在自己办公时被打扰。

    “王爷,保安们都被人给打了。”绝命一脸的感慨道,唉!没想到一群大男人,竟打不过一个小女子,真是丢人啊!

    “什么人敢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来这里闹事。”龙天明不屑的道。

    “是个女子,说是要应聘女保安,不让她干,她就把保安们都教训了一遍。”绝命如实道。

    “岂有此理!”龙天明一听,气愤的一拍桌子,走了出去。

    保安室内,只见一片狼藉,十几个保安被打倒在地,苦苦哀叫。

    而名叫慕容静的女子则是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悠然自得的吃着苹果。

    龙天明气愤的迈步走了进来。

    女子一见来人,手中苹果毫无预警的“砰”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龙天明瞪向坐在桌上,一副很不雅的女子,冷冷道:“姑娘,你为何要来商场捣乱,我们商场开业这么久了,从来没收过女保安。”龙天明冷冷的道。

    只见女孩立刻眉开眼笑的朝龙天明跑了过去,一脸兴奋道:“那我就不为难你们了,我不应聘保安了,我应聘万非。”女子突然大胆道,眼神炽热的看向龙天明。

    “放肆!”龙天明气恼的大喊一声。

    “呵呵呵,我是放肆啊!我就要做你的王妃,我最相信第一眼的感觉了,我第一眼就看中了你,觉得你——似曾相识,所以——我要嫁给你。”女孩大胆直爽,毫不做作道。

    “你,哼!”龙天明气愤的拂袖而去。

    “喂!别走啊!”女孩子立刻追了过去。

    凤宁宫内

    钱满天和龙天澈在寝宫内看着台子龙涵宇练习写字呢。话说为了台子的名字,龙天澈和钱满天可是争执了很久的,最终决定,大名叫:龙涵宇,是龙天澈起的,而小名就叫:钱儿。

    “父皇,母后,你们不要看着我写啊!这样我写不出来啦!”长得粉雕玉琢的小娃儿嘟着小嘴埋怨道。

    “不看着你写,你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少打马虎眼,快写。”龙天澈命令道。

    小钱儿看向钱满天,钱满天撇撇嘴,一副‘母后也无能为力’的表情。

    “皇上,皇上——”突然,几道呼喊声传来,随后只见龙天明,龙天过,和龙玉才三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龙天澈见状不解的问:“皇叔,皇兄,七弟,你们怎么一同进宫来啊!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龙玉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我们只是正巧在宫门口遇上的,有三个难缠女追我们,我们实在是没地方可躲了,只能暂且来皇后娘娘这里躲一下啦!不要告诉她们我们在这里啊!”

    “拜托皇兄了。”

    “皇弟,有劳你撒个谎吧!”说完,三人立刻朝内室躲去。

    “唉!你们——”龙天澈想要阻止她们,可是人已经进去了。

    钱满天咯咯的直笑:“呵呵,没想到还有让这三人怕的人,呵呵呵,我还真想见见她们。”

    龙天澈朝里面使了个眼色,钱满天点点头,告诉她,朕也是同样的好奇。

    “龙玉才——”

    “龙天过——”

    “龙天明——”片刻后,只见三位绝色的女子闯进了皇后寝宫。

    三人一见厅内坐着的人,立刻盈身行礼道:“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龙天澈微抬手道:“免礼,你们怎么敢如此大胆的闯皇宫呢?”

    三位女子相视一眼道:“我们是来找相公的,他们朝这里来的。”

    “哦!”龙天澈一副很好奇的表情道:“那谁是你们的相公啊?”

    “回皇上,七王爷龙天过是小女子的相公,我们已有了夫妻之实。”赵雪颜毫不做作的大方道。

    “回皇上,十四王爷是小女子的相公,招亲会上,他用一百两银子赢得了小女子。所以——小女子今生就是他的人了。”

    “回皇上,明王爷是小女子的相公,商场招聘,他不让小女子应聘保安,所以小女子便硬盘做他的明王妃,今生今世非他不嫁。”

    三位女子好似都很有理的道。

    “这个——”龙天澈犹豫起来。

    钱满天掩嘴一笑道:“既然这三位姑娘对王爷们都这么痴情,皇上何不来个赐婚呢?”钱满天提议道。

    龙天澈一听立刻连连点头道:“嗯!皇后这个主意非常的好。”如此一来也替自己省去了一个大烦恼,省的他们每天盯着自己的皇后不放,害得自己每天都紧张兮兮的,看这三位女子个个都不是简单的角色,成亲后定能好好的管住他们。哈哈哈——龙天澈则是在心中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哦哦哦!有人要成亲了,我又有钱赚了。”龙涵宇突然高兴的欢呼起来,立刻朝内室跑去,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得咋呼道“才王爷爷,明王伯伯,过王叔叔,你们快出来啊!父皇要为你们赐婚呢!”

    内室的三人一听这一家三口的话,立刻后悔的想要撞墙,唉!真是进了狼窝了啊!

    三个绝色美女一听人在内室,立刻进去把人揪了出来。

    龙天澈和钱满天见状掩嘴偷偷笑了,见几人被揪出来了,立刻敛去笑容,装起一国之君,一国之母的架子来。

    “咳咳,皇叔,皇兄,七弟啊!依朕看,这三桩婚事已是水到渠成了,朕就捡个好人当当,给你们三人赐婚。”

    “皇上——”三人立刻不满的唤了声。

    “谢皇上!”而三名女子则立刻开心的盈身行礼。

    龙天澈挥挥手道:“快免礼,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无需多里啊!明天赐婚圣旨便会送到你们府中。”

    “皇上——”三个王爷又不免的唤了声。

    龙天澈叹口气道:“你们也不有ong有什么不服气,七弟,既然你已与赵姑娘有了肌肤之亲,这婚事朕是一定要赐的,你怎么能对人家女孩子不负责任呢!赵姑娘是我朝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捕快,七弟能娶到这么好的女子,是七弟之福啊!

    而皇叔呢!人家李小姐招亲,皇叔是自愿参加的,如今胜出,已让京城人人得知,若是皇叔不娶人家,岂不是毁了人家女子的名声,所以皇叔一定要负责。

    至于明皇兄,自从怡儿走后,明皇兄就把心思都转到了工作上,而忽略了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事朕深感内疚啊!若是怡儿在世,也一定希望皇兄能找一位对皇兄痴情的女孩子,而这位慕容姑娘对皇兄一见倾心,很是痴情,况且又是朕的义妹,所以——这门亲事,皇兄就看在朕的面子上,答应吧!”龙天澈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几人。

    龙天明不解的看向慕容静向龙天澈道:“皇上什么时候有个义妹啊?臣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啊!”就算是心疼义妹,但也不能牺牲掉自己皇兄的幸福吧!

    “咳,是朕三天前认的,所以还没来的及给大家说呢!今天大家认识认识。”龙天澈笑得一脸灿烂。

    待三人离开皇宫后,商议一下决定今晚离家出走去逃婚,明天不接赐婚圣旨。

    而三位女子也不是简单的角色。

    夜黑风高时,京城门外,有三个娇柔的身影早已在此恭候多时了。

    只见三个高大的身影从城门内走出来,快朝城门外跑去。

    “相公!”三道娇柔的声音同时响起,奔跑的三人立刻停下了脚步,一脸的苦瓜相。

    次日,皇上赐婚,并赐了婚期,三王同一天大婚。

    半月后,三王大婚,简直轰动京城。

    三个难缠的王爷,配三个难缠的女子,从此以后,只怕是要热闹了。

    明王府内,只见明王妃是诶天都施舍东西,什么粥啦!给乞丐一副啦!被子啦!给无家可归的人钱财啦!找工作啦!唉!只要是见了可怜的人,她就会施舍,因此很快便是美名天下了,简直成了活菩萨。

    而龙天明则是每天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被朝外送,却也无能为力。

    而龙天过也不好过了,只要是自己看中的东西,一旦去动手,他的这位女捕快王妃会立马赶到阻止自己,害得自己贼王的一世英明就毁在了她的手中。

    而最惨的要数龙玉才,唉!天下第一号扣王啊!自从娶了王妃后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王妃大把大把的花钱,自己是拦也拦不住啊!自己拼命的在外挣钱,而他的王妃则是拼了命的花钱,日出斗金一点也不为过啊!她不但花钱,还不自己辛辛苦苦收集了多年的药材也给拿出去了。唉!败家女啊!龙玉才简直死的心都有了。

    ★★★★★

    话说时光如箭,转眼间惠妃已经去世四年了,今年便是她的忌日,龙天明一早便来到了京城外一条名为流情谷的小溪旁。

    小溪里的水清澈见底,溪水潺潺的流着不知最终流向何方。

    龙天明站在小溪旁,眼中升起水雾,看着流水,心中的悲伤和苦涩越来越浓。

    和惠妃相识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

    惠妃曾经说过,若是将来自己死去了,请不要把她用黄土埋葬起来,请把她放在一个竹筏上,上面洒满兰花,让自己顺着溪水离去,不管终点是哪里。

    而龙天明记住了她的话,四年前,他把惠妃的尸体放在了一个自己亲手扎的竹筏上,让她顺着溪水流去,完成她的心愿。

    “怡儿,四年了,我以为对你的思念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翼王,现在才现,好难好难,若是时光能倒回该有多好啊!”龙天明看着清澈溪水,想起了惠妃那双清澈深情的美眸。

    “若是时光能倒回,你会爱上她吗?”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龙天明一惊,回头望去,慕容静一脸调皮笑容的站在他身后看着他。

    番外  震惊的身份

    龙天明则是不悦的瞪向她道:“你竟敢跟踪本王?这里是我和怡儿的地方,你没有资格来。”龙天明语气冰冷道,丝毫不担心自己的话会伤了她。

    慕容静毫不在乎的调皮一笑道:“我为什么没有资格来?你是我的夫君,我要看看占据我夫君心的女人是谁,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曾经因为你的无情,已经错失了一次和爱人在一起的机会,难道你就不怕再次错过这么好的我吗?呵呵呵——”慕容静小有兴趣的打趣道。

    “慕容小姐,本王就给你说句实话吧!曾经我并不觉得自己喜欢怡儿,她离去后,本王才看清自己的心,其实她早已在自己心中生了根,而且已经很深很深,但本王却因为仇恨,权利而害了她,让她一再的伤心,所以——本王对她有还不尽的愧疚,若是上天能给本王一次弥补的机会,本王一定会好好的爱她。但是——本王知道,人死不能复生,所以今生——本王是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了,虽然本王娶了你,但是永远不会爱上你,所以——还是早些离去,去寻找能给你真爱的人吧!本王的一生,没有了能了解本王,体贴本王的怡儿在身边,注定是要孤独终老了,除了她,本王不打算再去爱别的女人了,本王真的不想伤害你,本王是个不懂爱的人,一定会伤了你的,所以趁早离去吧!”

    听了龙天明的一番话,慕容清是又哭又笑:“龙天明,你真的让我好感动,我以为——你真的是个无情的人呢!今天听了你的一番话后才知道,你不是,其实你的内心深处是渴望爱情,渴望有人关心体贴的,你的心真的很孤单和寂寞。龙天明谢谢你刚才说的一番话,但是——我并不打算放弃你,我会爱你一生一世,希望你对怡儿的爱能永远不会改变,若是上天给了你机会,这次,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她了,你要让她做你真正的妻子,和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龙天明不解的看向面前的女子,虽然对她有时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在自己的印象中,自己真的没有见过这张脸:“慕容小姐,不要再傻了,怡儿不会再回来,本王再也没有了可以爱的人,你留在本王身边,只能受伤害。”

    慕容静淡淡的笑了:“明,请相信世上有奇迹。”

    一个‘明’字,让龙天明怔愣,看向慕容静。

    只见慕容静甜美一笑,手朝脸上一遮,然后一扯,一张人皮面具被扯下,面具下,一张熟悉的久违的,日思夜想的清丽容颜映入眼帘。

    龙天明呆住了,傻住了,眼底浮上水雾,不可置信的喃喃道了句:“怡儿!”

    “呵呵,明,我回来了。”女子的脸上流下了两行清泪。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是真的吗?本王不是在做吗?”龙天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多少次在中见她复活,但醒来后却现这一切只是一场。他好怕这也是一场。

    怡儿柔美的笑了,走到他的面前,用那双深情清澈的眸子注视着他道:“明,这一切都是真的,这还都要谢谢你当年在我的口中放了一颗冰珠,完好的保存了我的肉体,当竹排顺着溪水流向不知何处的终点时,在这中间我被一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女神医慕容雪救了。

    当时她的女儿,十六岁的慕容静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病,就连她这个女神医也无法救活自己的女儿,而就在自己的女儿命悬一线时,她却捡到了我的躯体,当时奄奄一息的慕容静为了能让母亲不那么的思念自己,或是思念自己时能有个可以看望的人,所以——便主动提出来把自己的心脏拿出来救活我,因为当年我失去性命的原因就是两把利剑刺中了心脏,所以才会毙命,而你却用冰珠把我的身体保存的就像刚受过伤的一样。

    所以——神医在女儿的请求下,在自己女儿最后一口气时,用女儿完好的心脏救活了我。

    但为了能让我的身体健康,能让慕容静的心脏在我的身体里适应,所以神医把我留了下来,并认我做了义女,教我医术,教我武功,仅仅四年的时间,就让我练就了一身好武艺,或许是用了她女儿的心脏的关系吧!我喜欢上了武功,性格也改变了很多,义母说我的性格简直就和慕容静的性格一样。所以——我就不敢回来了,因为——我怕改变过后的我会让你更不喜欢。

    但是——不管我改变了多少,爱你的心却始终没有变,即使是换了一个心脏,仍旧忘不了你,我强忍了四年的相思,最终在义母的劝说下,我终于鼓起了勇气来找你,但是却是用了易容术幻化成了慕容静的摸样来见你,因为——怕你见到我会不高兴。

    但为了能留在你的身边,我进宫见了皇上,让皇上给我们赐婚,希望能让你喜欢上自己,但是却意外的得知了你其实心中是爱自己的真相。”想到这,怡儿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怡儿!”龙天明激动的把怡儿一把拥入怀中,眼中浮上了水雾,附在她耳边喃喃道:“怡儿,谢谢你回来了,谢谢你愿意给我一次重新爱你的机会,谢谢女神医救活了你。”

    “明,你真的会喜欢这个改变了的我吗?”怡儿有些担心的问,这也就是这四年来她不敢回来见他的原因。

    “傻怡儿,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只要是你,不管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怡儿再也不要离开我了,我可以陪你去隐居,可以陪你离开这纷纷扰扰的世界,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们去哪里都行。只要有你在身旁,就是我的人间仙境。”龙天明紧紧的抱住了怀中的人儿,真心道。

    怡儿流下了幸福的眼泪:“明,谢谢你对我说这些,也谢谢慕容静谢谢义母谢谢上天让我活了过来,否则——我怎么能知道原来明也这么会说甜言蜜语呢!呵呵呵——明,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幸福,其实——现在的我已经不想去隐居了,我想陪你一起去挣钱,可是——你的商场不要女保安,怎么办?”怡儿嘟起小嘴撒娇的看向龙天明。

    龙天明笑了,宠溺的点了下她小巧的鼻子道:“有我在,谁敢不要本王的明王妃。本王明天就带你去商场上班。”

    “呵呵呵,明,你太好了。”怡儿偎进他的怀中幸福的笑了。

    美丽的流情谷中,一对人儿紧紧的拥抱着彼此。

    朕的皇后太有财 番外之幸福结局与恶魔太子

    本章节由妖精宝宝丶制作

    才王府内,自从龙玉才成亲后,就没再见他笑过。

    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积攒的钱财一点点的变少,他心痛的都要吐血了。

    今天,他誓要和他的王妃好好的谈一谈。

    李清清一如既往的一大早吃好饭就准备带着钱财出门,穿了身简单的棉布碎花百姓服,拿了包银子,在手中掂了掂,蹦跳着准备出门。

    “站住!”就在李清清走到院子中时,龙玉才的一声严厉的声音传来,喝住了李清清的脚步。

    李清清停下脚步看向身后,只见龙玉才一脸铁青的站在自己身后。

    李清清甜甜一笑唤道:“王爷夫君。”

    “爱妃,这又要去哪里?”这个女人还真是个败家女,花起钱来大手大脚一点也不心疼。

    “我,我想到街上转转,随便买点东西啊?”李清清不以为然道。

    “又是买东西,你有多少东西需要天天买啊!本王警告你,今天不准出府,不,是以后都不准再出府,否则——休怪本王无情。”龙玉才很是气愤道。若是她再敢这样毫无节制的花钱,或是不听自己的话,自己一定会休了她,反正成亲以来自己也没碰她一下,就是撵她走了,自己也不会觉得愧对了她。

    “王爷夫君!”李清清一脸可怜兮兮的唤了声。

    “什么都不要说了,回你的房间去。本王不希望再听到王妃又出府了这样的话。希望王妃好自为之。”说完,龙玉才拂袖而去。

    李清清站在院中看着龙玉才离去的背影,眼中满是伤感和不舍。但是——今天自己一定要出去。所以——龙玉才,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