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菜鸟闯江湖 > 第十八章 一龙多妻万世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菜鸟闯江湖》 第十八章 一龙多妻万世芳

    四川,中国西南之重要阵地,在历史上都为兵家必争之地。

    俗谚云:“天下来乱蜀无乱,天下已治蜀未治,”自古以来,四川即兵连祸结,故虽有天赋之利,却未能善加开。

    四川风景秀丽,有北方雄壮,南方之秀而,大小三峡即其代表。

    名山有青城峨嵋,为释圣教之圣地,为南派山水之地宗,剑阁之雄,烟云阔之壮大,都江堰之奇,成都之美,均足观赏。

    “重废”,古稍渝州,乃四川富之区,在重废城南大江对岸有一处风景优美之处,它名叫“涂山”。

    涂山俗称真武山,高七里、周围二十里,据说此系大禹治水后之处,因此山上建立一座楼阁纪念。

    舒啦再往上走五里余有一真武官,整支涂山除了这两座宫字以外,罕有气派的民宅或商铺。

    每逢假日,游客如岁,富商、巨贤欣赏大自然美景闻鸟巡迥,妙不可言。

    怪的是,近百年来,罕有劲装人士上山,好奇的游客们不停的向真武宫住持打听之后,从此再也不敢上涂山了!

    不知内情的人以为任何人只要游一趟涂山,一定会万事一败涂地,因此,没有入敢作第二度涂山行。

    事实上,乃是因为唐门在此开堡立业,由于他们的骇人暗器毒物及诡异的作风,常使不少人暴死于堡外。

    优其是最近数年,唐门弟子大量活动于武林,任何人只要被他们稍看不顺眼,立即会莫名其妙的“嗝屁”!

    有些是当场“嗝屁”!

    有些是惨叫到山下之后才“嗝屁!”

    试想,有谁愿意见到唐门那批凶神恶煞?有谁敢到人间地狱唐家家堡呢,除非他是老专星吃人肉活赋了!

    怪的是,这天长未时分,一位持杖老妇及一位俊俏出丽,恍似玉树临风的蓝衫少年却来到了唐家堡。

    他们正是千心姥姥及舒啦,两人走距堡门十余丈,倏然立定,舒啦将双手朝后一背,立即开始欣赏唐家堡了。

    倏见十余丈高的城墙上探出一位兰衣大汉,只听他暴喝道:“来人是谁?竟敢来此,莫非活得不耐烦了?”

    舒啦大声道:“在下舒啦,今日专程陪千心姥姥来拜访贵门,尚请这位大叔代为通报!”

    人的名,树的影,城墙上立即传出一阵叮当响声。

    舒啦及千心姥姥淡然一笑,双日盯着那高大的城门。

    盏茶时间过后,在一阵“轧……”声响之中,那座高大的斌门缓缓的向右退去。舒啦立即将真气布于全身。

    只见一位神色阴惊。身材瘦削的兰衣中年人站立在前。他身后的宽广青石地面峙立两排劲装大汉。

    舒啦探怀取出拜贴,不经意,一掷!

    那份请贴立即无力自飞,平缓的飞向那中年人。

    那名中年人正是唐家堡的总管唐运,他由于未随唐天彪离堡赴黄衫会,因此,得以安然无事。

    他在见了华巧仙及唐玉凰获悉门主,谕人已经遇难之后,当场悻然大怒,就欲率人去找舒啦复仇。

    华巧仙立即阻止他,并吩咐他等舒啦光临之后再作定夺。

    唐门门规甚严,上下层次分明,唐运岂敢不遵,不过,他已在暗中决定届时要如何“招待”舒啦了。

    此时,他一见舒啦炫技,立即冷哼一声,“无知小子!”右掌一挥,一道掌劲立即疾卷向那份拜贴。

    哪知,那份拜贴只是顿了一下,立即又平稳的飞向唐运,令他在神色剧变之余,迅的齐聚功力于右掌。

    只见他将右手一扬,迅即抓住那份拜贴。

    抓是抓住了,身子却情不自禁的连退三大步才稳了下来,吓得他慌忙向后转方向大厅啦!

    双方距离十三、四丈,唐运方才又以掌劲化去一部分的潜劲,想不到在接贴之后,仍被逼退三大步,舒啦的功力实在骇人!

    峙立席庭两旁的六十名大汉立即神色一变!

    盏茶时间之后,只见唐运阴着脸走回城门口,大声道:“夫人请姥姥及少侠入堡!”说完,迳将身子向后一转!

    舒啦说道:“站住!”

    唐运身子一顿,转身沉声道:“有何贵干?”

    “哇操!堂堂唐门何以不知江湖礼数?”

    “哼!你又非一派之主,本总管来接你,已经很给你脸了!”

    “哇操!我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小子,的确不够资格劳动你的大驾,不过,凭姥姥在武林的辈份,你不够资格迎接吧?”

    唐运倏然仰天厉啸!

    舒啦及千心姥姥将眉头一皱,默然不语!

    好半晌之后,唐运方始止住厉啸,狰狞的道:“很好!黄衫会还有人活着,很好!实在太好啦!”

    “说完,立即步出城外。

    那六十名大汉亦随步启行!

    倏听远处大应转来二声冷喝:“站住!”

    立见两道兰影自大厅之中疾奔而出。

    那些大汉慌忙齐身后转,慌忙齐声叫道:“参见夫人,姑娘!”

    唐运也立即倒退入门,迎接华巧仙、唐玉风。

    华巧仙母女平静的步出厅外,停在舒啦二人身前丈余外。

    舒啦看了她们二人一眼,一见她们对自己视同陌路,立即忖道:“哇操,!奶奶说得对,必须给她们面子!”

    他立即抱拳躬身道:“晚学未进舒啦参见夫人!”

    华巧仙平静的道句:“少侠别多礼!”立即朝千心姥姥轻声道:“姥姥大驾光临,令唐门华生辉,请进。”

    说完,闪身肃容。

    千心姥姥呵呵一笑,道:“想不到老身有此荣幸,夫人请!”

    入厅各依主客坐定之后,立即有两名俏婢女送上两份香茗,千心姥姥等她们退去之后,立即轻骇一声。

    华巧仙母女立即朝她望去。

    只听千心姥姥道:“夫人,老身今日携啦儿来此,乃是专程向令缓求亲,尚请夫人应成此段良缘?”

    坐在一边的唐运立即起身道:“夫人,此事万万不可!”

    华巧仙沉声道:“姥姥,承蒙你看得起小女,不过,由于贵会与唐门这段仇恨尚未解决,请恕晚辈无法答应!”

    “这……夫人愿意双方的仇恨再加深吗?何况,黄衫会只剩下老身及会主之女而已,贵门难道想赶尽杀绝吗?”

    华巧仙神色一变,道:“姥姥,若依晚辈个人之意,实在不想追究此事,可是,另有二十七人遇难,晚辈必须对他们的亲友作个交待。”

    千心姥姥沉声道:“夫人打算如何交待?”

    “晚辈打算采取和平及武力两种方式。”

    “请道其详!”

    “和平方式乃是请姥姥负责赔那二十七名死者,每人一千两黄金,同时请黄衫会自即日起自江湖中除名。”

    舒啦身子一抖,张口欲言,却又忍了下来、

    千心姥姥沉声道:“武力方式呢?”

    “请姥姥或少侠接受唐门生者之挑战,直到没人出战为止!”

    千心姥姥沉声道:“夫人,你可想到以武力解决之后果。”

    “这……此乃唐门之公决,晚辈无法反对!”

    唐运沉声道:“不错!唐门之人宁死不辱!”

    舒啦说道:“辱你个头!哇操!自古以来,即有一句名言‘爱人之托,忠人之事!’。你们收了黄衫会的钱,反陷害该会,已是理屈在先。双方撕破脸之后,又以毒物的暗器几乎毁尽黄衫会,这样够意思吗?”

    “哇操!如果说那二十七人每人像一千两黄金,那么黄衫会那些死去的人该值多少钱呢?你会不会算?”

    唐运悻然大怒,起身说道:“姓舒的,有种的话,到外面来!”

    “哇操!来就来,谁怕谁?夫人,我决定用武力解决啦。”

    说完,疾奔向广场中。

    唐玉凰神色一惨,急望向华巧仙。

    华巧仙长叹一声,道:“姥姥,请吧!”

    说完,缓步行出应外。

    唐玉凰身子一抖,双目立即含泪!

    她默默的走到华巧仙的身边,立即看见以唐运为的三名中年人一字站在舒啦的面前六尺外,她立即神色一变。

    此三人乃是唐门目前武功最高的三位男人,不但各有一身精神的内功,更有熟练的毒技及暗器手法,看样子他们是要联手对付舒啦,难怪唐玉凤会因而忧心忡忡,神色不安了。

    舒啦却不在意的道:“哇操!三位是要车轮战,还是对手?咱们是要点到为止,还是要分出生死?”

    唐运阴阴一笑,道:“听说你的功力通玄,只要你能在咱们三人对手之下,支撑一个时辰,我们三人即不问此事!”

    “哇操!‘阿沙札(干脆)!’来吧!”

    唐运阴阴一笑,将右手一招。

    立即一名大汉手持双节棍疾奔而去。

    唐运接过双节棍之后,阴阴一笑,立即盘坐在地,双掌各握棍端,缓缓的将棍梢平比向舒啦。

    另外一名中年人,立即盘坐在唐运的身后,缓缓的将双掌按在唐运的背部,所剩那人亦自盘坐在他的身后。

    “哇操!你们原来是玩‘接力游戏’呀!很好!”

    说完,已盘坐在唐运身前,缓缓的将双臂一伸。

    他的双掌刚握住棍梢,立觉两道沛然掌劲疾涌过来,他立即下达“驱逐令”将全身的功力透掌而出。

    四人立即各自一震!

    唐运想不到舒啦的功力远自己的估算,立即冷哼一声,另外那两人立即将全身的功力疾输过来。

    舒啦的上身立即往后一仰。

    唐玉凤不由神色大变!

    哪知盏茶时间之后,舒啦不但逐渐的搬回劣势,而且紧紧进逼,唐运三人已额上见汗了!

    又过了盏茶时间,唐运三人已被舒啦那源源不绝的如山掌力压制得逐渐向后仰,全身亦汗下如雨了!

    突见唐运右下颔一动,“克!”的一声!

    华巧仙神色大变,忙叫道:“总管,不可如此!”

    却见庸运将口一张,一道乌血疾喷向舒啦。

    唐玉凤见状惨叫一声,立即向后倒去。

    华巧仙慌忙伸手扶住她,双目急忙盯着舒啦。

    却见那道乌血逼进舒啦脸部之际,好似遇见一道无形气围般,不但没有沾到舒啦的皮肤,反而倒射而回。

    唐运咬破预藏于齿中的剧毒之后,已是毒倒在一起,另外二人在耗力过距之后,正打算欣赏舒啦中毒的惨状。

    突见那道乌血倒射而回,两人慌忙向右一闪。那人原本盘坐在地,这一闪只能闪进头部,却无法避过身子,因此,众人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倏见舒啦双掌一挥,一招、一式“纳入齐子”立即拉住那道乌血的脚跟,同时命令它们“集合”在一起。

    斗心姥姥抖手掷出一条丝中朝它们一覆,立即将它们抱到六尺外的青石地面上。

    立见一道刺激眼睛的黄烟疾涌而上,那块青石迅即化为嘿粉。

    那两人从鬼门关上打了一转,立即面无人色的松了一口气,踉跄起身之后,立即默默的行向广场的右侧。

    舒啦一见唐运已化为死水,心中暗骇,立即缓缓的起身。

    千心姥姥叹了一口气,道:“何苦呢?”

    华巧仙默然半晌,一见爱女已经醒转,立即沉声道:“本门弟子若还不服,请再上场挑战吧!”

    唐玉凤一见心上人安然无恙,正在欣慰之际,闻言之后立即阻止道:“娘,他的功力未复,岂可比试。”

    她这一出声,立即提醒那批大汉,一阵“刷……”响过之后,那六十人已将舒啦紧紧的围在阵中了。

    唐玉风神色大变,大叫道:“住手!快住手!”

    舒啦却哈哈大笑,道:“各位,地上有不少的毒水,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一处干净之地,好好的比一比呀?”

    倏听一名大汉叫道:“少耍花样,兄弟们,上!”

    那六十人立即迅的围起来。

    舒啦心知今日无法躲了,火下达“总动员令”聚集于全身诸穴,准备使出“旋风捉影”绝技了。

    那六十人越转越疾,好似一股黄色“龙卷风”不停的卷动着,舒啦全身衣衫不住的刺刺作响!

    倏听一声暴喝,那六十人突然双手一振,各式各样的毒沙。暗器自四面八方疾射向舒啦全身每处肌肤。

    唐玉凤惨叫一声,又昏倒在华巧仙的怀中了。

    倏听舒啦长啸一声,身似鬼魅般一阵躲闪,双掌似切倏下,左劈倏砍,最后高举双臂朝内一挥!

    那些毒沙暗器立即奇迹般的聚集在舒啦的头顶丈余处,瞧它们不住翻滚的情景,似是随时会向外冲出。

    那六十人魂飞魄散,不住的向四周逃去。

    突见舒啦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子立即一抖。

    千心姥姥神色大变,就欲拉向舒啦。

    舒啦叫声:“别过来!”立即又喷出一道血箭。

    身子抖动更震了!

    那些毒沙暗器滚动更剧了!

    舒啦由于耗力太多,此时虽想将它们集中进入地内,以免扩散误伤他人,却已心有余力而不足了!

    四周之人,立即紧盯着舒啦。

    倏见华巧仙默默的放下唐玉风,一式“天马行空”疾奔向那剧毒沙暗器,四周立即大叫出声。

    舒啦刚叫声:“不可以!”那些毒沙暗器已被华巧仙和身带上,随着她的冲动,被带出三丈外。

    舒啦紧急交加,立即吐了一口鲜血。

    “砰”一声,华巧仙惨叫着地,身子迅的蚀化着。

    不到盏茶的时间,她已变成一滩黄水了。

    唐玉凤悠悠醒来,二人见这种惨状,悲呼一声:“娘!”就欲奔去。

    千心姥姥抓住她的右腕,一掌制住她的“麻穴。”

    唐玉凰惨呼一声,“娘!”立即又昏迷。

    四周之人立即低头不语。

    舒啦服下三粒药丸,沉声道:“哇操!还有谁要挑战?”

    四周一片寂然,没人敢吭声了!

    舒啦连续叫战三次,一见无人反应,正在暗松一口气之际,倏听一阵冷冰冰的声音道,“慢着!”

    舒啦转身一瞧,只见一位年约双十的兰衫少女神色冷肃的自大厅向前,他不为之一震!

    那位少女正是唐门总管唐运之独生女儿唐佩香,只见她落在舒啦身前丈余外,立即紧盯着舒啦。

    那种仇恨的怒火令舒啦为之一悚!

    只听她沉声道:“姓舒的,我是唐运之女唐佩香,现在正式向你挑战!”说完,竟然解开胸前襟结。

    舒啦愣了一下,不由后退一大步。

    唐佩香边解开其它的襟结边冷冰冰的道:“姓舒的,我以女人的功夫和你决一胜负,你敢吗?”

    “哇操!我……我……”

    “格格格!你不敢了呢?那就认输吧!”

    倏听千心姥姥沉声道:“唐姑娘,你莫非和‘一点红’与啦儿同归于尽?”舒啦闻言,立即打个寒颤。

    黄衫会那些大汉毒的情景,立即历历在目。

    唐佩香冷哼一声,左掌朝右肩的衣衫一撕,一粒殷红的“守宫沙”赫然出现在她那雪白的右肩。

    舒啦不由一愣,忖道:“哇操!她是豁出去啦!”

    千心姥姥大声道:“唐姑娘,请你再冷静的考虑一下!”

    唐佩香冷哼一声,双掌用力一撕,前胸立即半裸。

    舒啦叫道:“好吧!走!”

    “哼!不必到别处,先父英灵不远,我要让他亲眼目睹我如何吸尽你的每一丝精华!”

    倏听唐玉凰颤声道:“香姐,求求你放了他!”

    “哇操!住口!来吧!”

    他立即迅的脱掉衣衫。

    千心姥姥立即转身行入大厅。

    四周之大汉立即转向后院。

    唐玉凰泪下如雨,颤声道:“香姐,你……可否……”

    “哇操!凰妹,你别再说士土可杀,不可辱,来吧!”

    唐玉凰低位一声,立即掩面跑回大厅。

    宽广的广场中立即站着两具雪白的身子。

    太阳当空,舒啦目睹唐佩香的成熟胴体、原始的欲望,随着气温的上升,逐渐的燃烧起来。

    舒啦心中一凛,立即舌抵上颌,牙关紧咬,摒除杂念,虽困无比的按“九元神功心法”运转着真气。

    他为何会觉得艰困无比呢?因为唐佩香已将功力提到极限准备一鼓作气的吸开他的精关了。

    两人立即默默的搂着。

    表面上,香意缠绵,事实上;却杀机重重!

    舒啦耗损太多的功力,正在后力不继之际,突觉一股详和之气,自然气沛勇出,他心知是方才所服下的那三粒历药之功效,他立即咬紧牙关,一鼓作气的引导那股“生力军”绕行全身。

    唐佩香眼看着胜利在握,正在惊喜之际,突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