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菜鸟闯江湖 > 第十七章 化仇为亲结良缘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菜鸟闯江湖》 第十七章 化仇为亲结良缘

    舒啦看着洪佩丽足下行若流水的与千心姥姥绕了一个山头,在赤城山下买了三份干粮之后,立即朝山上掠去。

    洪佩丽听完千心姥姥所叙述,舒啦混入黄衫会的用意及经过之后,情不自禁的称赞舒啦功力之精湛。

    可是,当她听到黄衫会弟子惨烈牺牲及洪天钧被突然返回的唐天彪以毒物击死之后,情不自禁的大嚎出声。

    舒啦二人只好停在路边,低声劝慰着。

    半晌之后,洪佩丽拭去泪水,叹然道:“奶奶,啦哥,请原谅我的失礼,我们再走吧!”说完,重又倒入舒啦的怀中。

    千心姥姥朝山上远处一看,道:“火势已弱;我们到现场去瞧一瞧吧!”说完,向山上疾奔而去。

    驰行盏茶时间之后,三人已站在黄衫会总舵大门外,空气中飘散着辛辣及腐蚀味道,立即令洪佩丽呕吐不止。

    她边呕边跪伏在地痛哭,其状甚为悲惨!

    千心姥姥皱眉道:“啦弟,你自己赶去啼笑岩,我在此照顾她!”说完,将一份干粮拿了过来。

    舒啦颌颌,轻声对洪佩丽道句:“丽妹,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充自重吧!”立即朝山上奔去。

    以他的功力,在疾奔之下,不到盏茶时间,即已抵达啼笑岩里余远处,他不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可是,目光一落在三十余丈外的僵卧人群,他不由大惊!

    他立即刹住身子,目光炯炯的搜索着。

    暗暗一估算,共计有二十五名黄农大汉及四名黄衣少女散卧在山道附近,看他们通体黑,必是中毒而亡。

    我不杀怕仁,伯仁因我而死、舒啦气稳双目暴突,咬牙切齿,身子也憎不自薛的颤抖起来。

    好半晌之后,他缓缓的平静下来,只见他爬上一棵树上,探一望,唐玉风盘坐在阵中,他不由一惊。

    他悄悄的服下一粒药丸,立即就不动!

    他经过连番的拼驰之后,体力耗损甚巨,因此,盘坐不久之后,竟然安静入睡,而且打起鼾了。

    盏茶时间之后,倏见四十余丈外一块大巨石后面闪出一道白影,晨晴迷透之中,依稀可辨出,本人是唐门门主夫人华巧仙。

    只见她小心翼翼的前行二十余丈之后,静静的停在一棵树后凝神一看,嘴角立即浮现出一丝狞笑。

    他默半晌之后,继续俞行近十丈,取出红灰药丸各一粒,用力一样,“波!”“波!”两声,相继击中舒啦的右腰。

    两棵红灰粉团立即罩住舒啦全身。

    一阵“哈啾”连啊过后,舒啦身子一震,屁股立即结结实实的飘落在地,疼得他几乎惨叫出声。

    舒啦在被击中穴道,打命一声“哈啾!”之际,已被吓醒,他心知又有人企图对自己下毒及制穴,因此,他干脆将计就计。

    尽管如此,他仍然觉得一阵阵晕眩及“麻穴”一解。

    他立即原式不变的运功冲穴!

    禁个盏茶时间之后,他立即百穴皆顺,他不由暗暗感激云中龙昔年逼他以各种形势在冰穴中练功之苦心!

    倏听一阵阵轻细的步声渐渐逼近,舒啦立即冷声道:“哇操!是母的哩!公的!一定是华巧仙这个骚婆娘!”

    想至此,他觉丹田一热,一股股热气团迅的扩散到全身;那“话儿”昂海而立,他不由暗暗叫苦不已!

    他心知必是那团红色酒雾搞的鬼,心中正在焦急之际,倏觉一道冷风吹向“汽海穴”,他急忙下达“动员令”前往“护驾!”

    “气海穴”乃是练武人之“仓厚”,若被点破,一身功夫势必付之东流,舒啦专门毁过歹徒之武功,岂有不知之理!

    他为了进一步诱惑华巧仙,只好硬挡她这一道指风了!

    “啊!”。他夸张的惨叫一声!

    事实上,在“白仙”怪蛇内丹及他那充沛内力所布下的线泉,他只被戮得全身气血一阵翻滚而已!

    倏听华巧仙“格格”一笑,立即现身于舒啦的身前。

    舒啦双目紧闭佯作昏倒,暗中却已将功力聚于双掌。

    只听华阴险声道:“臭丫头,你自认倒晦,我今日倒要看看你在‘烈妇丹’催逼之下,如何出尽洋相?”

    说完,取出一粒火红药丸蹲下身子。

    倏见舒啦双掌疾扫,“嘭!”“嘭!”两声,立即扣住她的腰际,哧得她大叫一声,那粒药粒丸倏然坠地。

    舒啦顺手一捞,道句:“你自己享受吧!”s立即扮开她牙关,同时硬将那粒药丸塞入她的口中。

    药丸人口即化,迅流入她的腹中。

    舒啦将手伸人她的怀中”将六个大小瓶子取出一看,不由大吼一声,双手一阵乱撕,立即将她剥光。

    原来那六个瓶子之中有一瓶是无形之毒,舒啦听过此药之名,因此,知道山道上那二十九人必是死于此毒。

    另外三瓶,分别是两瓶春药及一瓶媚药,至于其余。那两瓶则分别是无形之毒解药及唐门毒物之综合解药!

    舒啦若能早日找到后者这两瓶,那二十九人不但不会惨死,而且还可获救,难怪舒啦会大怒似吼!

    华巧仙不但没有偷袭成功,反而弄巧成拙害了自己,在悲愤之中,她只觉全身欲焰似潮,不由暗暗叫糟糕不已!

    奈何麻穴受制,下巴又被卸下,她不能逃,而且也无法自尽,急得她心急如焚,额上立即见汗。

    不久,理智已被欲焰焚化,只见她双目火红,呼吸急促,全身不住的颤抖,泪水亦汨汨流出!

    舒啦看也不着她一眼,他先在林中挖了一个小洞将那四瓶毒药埋妥之后,仔细的将无形之毒解药朝前撒去。

    别看解药呈灰色,山道上亦无药粉的痕迹,那些解药一落到地上及草体上,立即浮起一团黄色烟雾随风飘去。

    舒啦叫道:“哇操!天助我也!”立即先后又甩出三缕解药。

    一直到没有黄色烟雾之后,舒啦小心的收妥那两瓶解药,身子凌空急掠而过,中途一个垫足,立即飘到阵外。

    只见他迅的躲闪半晌之后,终于来到唐玉凤的面前。

    唐玉凤双目一看,身子立即一颤!

    舒啦一见她那凌厉的眼神,愣了一下,道,“你的功力更精湛了!”

    唐玉凤双脸一红,声音呜呜的低头道:“全赖你那三粒药丸之功!”

    舒啦轻叹一身,道:“姑娘,请你随我出阵吧!”

    唐玉风双目一睁,盯着舒啦颤声道:“你原谅我啦?”

    舒啦愣了一下,道,“哇操!怎么是我原谅你呢?”

    “家兄负你于前,岂能怪你!”

    “哇操!我……我实在搞不懂!算啦!你随我出来吧!”

    说完,就欲转身朝外行去。

    唐玉凤将近两日未进粒米滴水,起身之后,足下不由一阵踉跄,舒啦见状,立即伸手将她扶住!

    两人各自一闪,慌忙却开。

    舒啦尴尬的一笑,立即向前行。

    唐玉凤慌忙紧跟而出。

    半晌之后,两人已经奔出阵外,舒啦立即肃然而立。

    唐玉凤一见远处那些尸体,立即神色一变!

    舒啦轻声道:“姑娘,可知道这些人是死于何因?”

    唐玉风声若蝉鸣的应道:“是死于唐门无形之毒。”

    舒啦颔道声:“请跟我来!”立即走向华巧仙僵卧之处,立即现她倒之四周已湿了一大片。

    看样子,能够“流水”的地方皆已“流水”了!

    唐玉风目睹这付鬼样,神色大变,轻声道:“娘!”立即跪了过去,继掌连拍立即解开华巧仙的穴道。

    舒啦好似被海浪冲至顶峰,几乎要窒息。

    整整的挨了盏茶时间之后,他方始喘过气来,他连吸数口长气,稳下心神之后,方始轻叹一声。

    唐玉凤低垂着娇颜,目不口视的口令“训词”。

    舒啦也不便问她,干脆将双掌抱住脑袋,沉声道:勺占娘,你可知道方才那些黄衫会之人为何会来此地送死?”一。‘请少侠明示!”。‘哇操!姑娘,你可知道令人谈及利用与黄衫会十六名少女在一起之机会,将‘一点红’放入她的休内?”。“这……我不知道!”

    1p十六名少女在‘一点红’催激之下,先后与黄衫会所有的男人,包括会主在一起过,你说狠不狠?”

    “这……少侠怎知道此事?”

    “昨天上午有两名大汉在此作,到了黄昏之时,云姑娘,千心姥姥我及时诊视及询问男女双方之后,确定她们已中了‘一点红’?”

    唐玉凤低声问道:“那三十人是何症状?”

    “全身疼痛,抓得全身是血!”

    只听华巧仙大吼一声,立即一把搂住唐玉风。

    唐玉风惊呼一声:“娘!是我呀!凤儿呀!”

    华巧仙被媚药迷倒,此时已经理智尽失,只见她紧紧的搂住唐玉凤,不住的摆动下身。

    唐玉凤连叫数声,不停的挣扎着。

    “且慢:此毒一作,平常男人无法招架,何况,我……我也不顾意家母的身子,被平常的男人沾到!”

    “哇操!这……这……哇操!我实在不敢啦!姑娘,我!我已经决定迎娶你,岂可再对令尊这样子!”

    唐玉凤身于一圆,颤声道:“你……你是舒少侠吗?”

    “哇操!是啦!我是真心识意的!”

    唐玉风目含泪道:“少侠,事非得已,请你通情达理!”

    “哇操!令堂方才制住我穴道,又想害我,我在火大之下。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她一定恨死我了,我岂可再那样子!”

    “不!不!我会向家母解释的!”

    “这……”

    “少侠,人如果再坐视家母濒危不救,我救……”

    话未说完,已将右掌贴在右侧“太阳穴”了。

    舒啦心中大惊,,急忙喝道,“住手!”

    唐玉凤仍然手按“太阳穴”,跪求道:“少侠,情形得已!请你务必要帮忙,事后若有何事,全由我负责!”

    “哇操!你可真会缠人,走吧!”

    唐玉凤轻嘘一口气,立即挟起华巧仙紧跟着舒啦的身后,通过阵式,入洞十余丈之后,她立即跟着停了下来。

    她一见舒啦开始宽衣解带,轻轻的道句:“少侠,谢谢你!”立即放下华巧仙准备离去。

    “哇操!你等一下。”

    “这……少侠,你尚有何事情?”

    “哇操!你坐好,我尚有话跟你说!”

    唐玉风一见他已赤裸着身体仰躺在地,羞惭的将华巧仙移到舒啦的身边,同时拍开她的穴道。

    舒啦长吸一口气,立即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

    华巧仙似脱困之猛虎,搂住舒啦之后,立即猛顶猛撞!

    舒啦立即疯狂的轰动着。

    唐玉凤立即无言以对。

    舒啦沉声:“黄衫会之人为了得取解药,便与黄贵门那二十二人起了冲突,令尊亦已适时的加入拼斗。

    “经过一场激拼之后,令尊及洪会主同归于尽,这二十九人为了来向你索取解药,亦惨遭毒死。”

    说完,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唐玉凤立即低头不语。

    舒啦亦沉思不语!

    洞内立即只剩下华巧仙急促的呼息及那美妙的“奇声异响”,若非舒啦二人心中另有所思,可能早已抓住了!

    舒啦惊然一惊,一见她张口急喘,全身汗下如雨,心知她在一口气求欢之后,因为体力吃不消而暂时挂起“免战牌”了。

    唐玉凤坐在一边,闭上双目低声道:“少侠,唐门与黄衫会之仇恨,平心而论,错在唐门!”

    说完,立即捂脸不语!

    舒啦亦愧欠的说道:“姑娘?为了避免冤冤相报,我瞒去杀死令尊之事,但愿你原谅我的自私!”

    好半晌之后,只听唐玉凤轻声道:“唐门尚有二十余名高手及近五十名识武之人,他们迟早会获悉这场火拼的!”

    “哇操!谁怕谁,他们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他们的!”

    “不!少侠,请你别闹意见,我不希望双方的仇恨越结越深,因为,你们双方皆是我……我最关心的人!”

    舒啦闻言,心中一阵激动,右手一扬,立即握住她的手掌。

    唐玉风轻叹一下,突然伏在他的胸膛,泣道:“少侠,求求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我的心好苦啊!”

    舒啦激动的搂着她,轻轻的一拉,立即吻住她的樱唇。

    阴阳两极一接,倏然光,热,两人贪婪的吸吮着,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气温也越来越高了!

    舒啦贪婪的脱去她的外衣,一见内部“真空”,他在激动之下,将脸部埋在“山中”疯狂猛吻着。

    唐玉风颤抖连连,好似遭跑击一般。

    她不停的呻y in着,好似痛苦,又似欢笑!

    这时,华巧仙飘飘忽忽的张目一瞧,道句:“凤……儿……”立即又晕倒。

    唐玉凤急得泪流不止,连连呼叫不已!

    舒啦坐起身子,除去下身之秽物,轻咳一声,道:“姑娘,令堂一时虚脱,既已服药,让她好好的睡一觉吧!”

    唐玉风一探华巧仙的脉象,立即放心的将她放在一边。

    唐玉风声声呼唤“少侠”,泪水汨汨直流了!

    舒啦瞧得一阵爱怜,再度贪婪的吻着她。

    好半晌。之后,两人方始依依不舍的分开身子,仰躺在地。

    “少侠,你可否赴唐门一行?”

    “哇操!我也希望早日摊牌哩!”

    “少侠,别急!此事尚须与家母研究一番,再作决定!”

    “哇操!全依你!”

    “少侠,谢谢你!少侠,你可否让我瞧瞧你的真面目?”

    “哇操!理应如此!不过,我必须先调息一阵子,才能运功逐复原儿!”说完,立即坐起身子,同时亦服下三粒药丸。

    半晌之后,他已安然的入睡了!

    唐玉凤深恐华巧仙中途醒来生误解,因此,先制住她的“唐甜穴”,然后穿妥衣衫,侧躺在一边。

    半晌之后,即已平息匀然入睡了。

    舒啦由于过度的劳累,一口气调息三个时辰之后,方始醒转,目光一触及唐玉凤的灼热目光,他不由一惊!

    唐玉凤已经醒来半个时辰,她静静的打量着舒啦,回忆着方才那种难以形容的舒适,她立即又绔思篇篇了!

    此时,一见舒啦一眼,她立即羞惭的垂下头。

    唐玉风期待舒啦开口,哪知,他并没有开口,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的“心剥!”的骨骼响动声音。

    她立即偷偷的瞧了一眼。

    这一瞧,他立即走眼了!

    只见舒啦的脸孔正缓慢的蠕动,那副如花似玉的人孔,立即变成一付怪七怪八,丑陋不堪的面容。

    她不由大感失望!

    哪知,过了盏茶时间之后,她立即出一付俊俏出众,令她心颤的面孔,她不由心跳如雷,口干舌渴了!

    又过了半晌之后,她立即现舒啦的颈项中凸出一粒状物品,她心知那就是男人独有的喉结。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立即现舒啦的胸膛茬一阵蠕动及暴响之后,那两座高峰已经浅成弧形的结结实实的胸膛了。

    “必剥”声音又持续了半个时辰之后,只见舒啦缓缓的站起身子,唐玉凤立即现自己终于见到了“真正的男人”!

    只听她颤声道句:“啦儿!”立即投入他的怀中。

    两人立即又贪婪的护吻着。

    唐玉凤秀目一斜,就欲自动脱衣献身。

    舒啦轻轻按住她继掌,轻声道:“凤妹,来日方长,你先把身子养好以后,你要怎么疯,我一定奉陪!”

    唐玉凤羞赦难禁,立即垂头不语。

    “凤妹,我已经来这甚久,丽妹一定等得心急了!”

    唐玉凤身子一抖,颤声道:“啦兄……你……你要走了吗?”

    “不错!我必须先把丽妹送回梦幻岛,然后,再专程入川拜访贵门,有关向娘解释之事,就辛苦你了!”

    “啦兄,你放心,我会尽力的,你可别让我等太久!”

    舒啦亲了她一口,道:“凤妹,这就是我的誓言,我会尽早赴川的,凤妹,无论如何,你一定要等我,好吗?”

    “好!至死不愈!”

    舒啦双手一松,走出洞口,卸了阵式之后,一见天色已近黄昏,那些尸体依然僵卧在地,他不由暗暗一惊!

    转身朝含泪凝立洞日的唐玉凤挥挥手之后,他立即奔到尸体附近,双掌朝地上一挥,立即击出一块大洞。

    他正欲将尸体挥入洞中之际,突听唐玉凤喝道:“啦儿,慢着,我必须替娘取一套衣衫!”他立即住手。

    “哇操!你不怕中毒吗?”

    “不碍事,那些毒已被化净了!”

    说话之中,她已自一位少女的身上剥下一套黄衫。

    两人双掌齐挥,将那些尸体埋妥之后,只听唐玉凤道句,“啦兄!”立即投入他的怀抱中。

    两人立即又贪婪的拥吻着。

    好半晌之后,两人方始依依不舍的分开身子。

    舒啦刚走出二十余丈,立即听见千心姥姥传音道:“啦儿,到右侧林中来吃点东西吧!”他随即朝林中奔去。

    入林十余丈,他立即现千心姥姥及洪佩丽静静的取用干粮,但心中一愧,立即叹然道:“姥姥,丽妹,我……”

    干心姥姥淡然道:“事过境迁,别提了,摆平了吧?”

    “是的!她们等着我上门去解释!”

    千心姥姥递过一份干粮,冷笑一声:“好大的口气,只剩下数十名虾兵蟹将,竟敢大言不惭,真是不知好歹!”

    洪佩丽关心的道:“啦哥,唐门的暗器及毒物甚为霸道,你贸然答应赴约,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