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菜鸟闯江湖 > 第十五章 化雄为雌为锄奸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菜鸟闯江湖》 第十五章 化雄为雌为锄奸

    天台山位于浙江,乃是江南文物最盛的一座名山。

    天台山并不似峨嵋、青城、黄山有峰峦之胜,也没有华山、泰山的奇雄,然而,天台山却富有江南特有的秀丽。

    千余年来,文人骚士均欣然停止,加以浙江为鱼米之乡,地方富绅,因此,天台山的面目有如一位时装模特儿压倒江南。

    入天台山之后,先看到的便是赤城山,此山土色红赤,状如云霞,在道家稍为第六洞,地位颇高。

    可是,自从被洪天钩在半山修建黄衫会之后,文人骚及游客均被迫却步,示找自己迹近禁区了。

    这天晌午时分,舒啦跟着千心姥姥刚走到天台山下,立即看见两位黄衫青年各带一位黄衫少女迎山而来。

    看他们边走边嬉闹的情形,那两位青衫青年必是自傲而好色之流,那两位黄衫少女必是骚浪之人。

    舒啦正在暗叹之际,耳边已传来千心姥姥的传音道:“啦儿,那两位少女乃是会中之人,那两位青年却好似两双饿狼现一双落单的棉羊般,双目一直盯着舒啦,恨不得一口将他吞下。

    舒啦暗叹道:“畦操!你们这两双猪罗真是瞎了狗眼啦!妈的!我非找个机会修理你们的!”

    在他思忖之际,千心姥姥低道一声,逸自朝前行,舒啦冷哼一声,看他们一眼,足下行若流水的走去。

    那两位青年张咀怔视他们擦身过去之后,只见其中一人低声问道:“她就是你们黄衫会总巡察钱幕兰吗?”

    “是呀!够艳!够冷吧!”

    “嘿嘿!你能不能替我搭搭线呀?”

    “格格!大公子,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你没有看见她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呀!任你有火山般的热情,亦无法刊动她的芳心!”

    这两位黄衫青年正是四川唐门大公子唐玉龙及唐天虎。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唐门主人唐天龙及其妻华巧仙在系下万两黄金之后,立即率领长子唐玉龙、唐天虎及幼女唐玉凰和二十五名好手在三天前赶抵黄衫会总会处,双方的关系立即呈现火辣辣的直线上升。

    爱色如命的唐玉龙及唐天虎面对黄衫会那十余名美丽大方,热情如火的女弟子,几乎乐昏了头。

    三天两夜下来,他们兄弟俩已“杀遍”那十五名女弟子,今日挑出表现最优异的二女正打算到杭州好好的乐一乐。

    哪知,却会遇上舒啦这位绝色“美女”。

    因此,唐玉龙在闻言之后,立即阴笑道:“嘿嘿!本公子就喜欢这种带刺的玫瑰,小鹃,此事就交给你办吧!”

    “这……”

    另外一位少女立即接道:“大公子,请你收回成命吧。”

    “嘿嘿!真的如此辣手吗?”

    “是的!钱总巡察执法如。山,翻脸无情!小女二人实在不敢接下这份任务,所以,才要你收回成命!”

    “嘿嘿!我就不信天下会有如此热烈的女人,小鹃、小风,咱们打个折衷吧!你们只负责私下将我们齐钻一下,如何?”

    “好吧!”

    唐玉龙“嘿嘿”一笑,挽着小鹃继续朝下行去。

    且说舒啦及千心姥姥边行边传音会商对策及认识环境,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终于来到黄衫会的总会。

    舒啦打远远的打量那十余排豪华房舍,暗忖道:“哇操!在这个半山腰盖这么多的房舍,可要花不少的银子哩!”

    两人尚未抵达大门,门口那两名黄大汉早已举手行礼一起大声喝道:“参见老老及总巡察!”

    舒啦微微点了点头,口即跟着千心姥姥步入大门。

    只见一位面貌娇美,却神色阴惊的四名黄经人站在大厅门口,一见到舒啦二人,立即挤出笑容迎了过来。

    双方尚距六尺余,千心姥姥立即点头道:“见过会主!”

    舒啦立即躬身下跪声道:“参见会主!”

    这位黄衫人正是黄衫会主洪天钓,只听他哈哈一笑道:“姥姥,总巡察,辛苦你们了,咦?桃花呢?”

    千心姥姥脸色一沉,道:“随云中龙那小子出家啦!”

    黄衫人全身一抖,失声叫道:“云中龙?是不是那位双绝公子!”

    “不错!若非有他从中作便,老身早就毁了舒啦那小子啦!”

    “姥姥,究竟是怎么回事?”

    “入厅再谈吧!”

    “是!是!请!”

    入厅坐定之后,千心姥姥立即沉声道:“会主,你可知道闻名天下的舒神医就是云中龙所乔扮的?”

    “什么?竟会有此事,他为何要如此做?”

    “不错!老身三人一抵达梦幻岛,立即在岛上已布有阵式,好不容易才通过阵式,却被云中龙及舒啦阻止。”

    “舒啦那小子的确有一套,竟然与老身拼了三、四个时辰,老身好不容易才占了上风,却被三十六名高手以阵式困住。”

    “老身与兰儿和对方拼开三个时辰之后,由于对方的布阵严密,又随时有人追捕,老身及兰儿只好暂退。”

    “老身二人退回海边之后,才现桃花并未跟随退出,于是,在休息一个时辰之后,再度上岛叫阵。”

    “这回,云中龙现身见老身,他先告知桃花已自愿剃度出室之事,老身当然不相信啦!”

    “可是云中龙讲话声刚落,光头脱的桃花竟然自远处掠来,而且向老身表明出家之决心。”

    “在老身怔之际,云中龙向老身挑战,而且提出比武内力之要求,老身自持有《千毒掌劲》,立即应允。”

    “哪知,双方僵持二个时辰之后,老身已经现无法胜他,因驰,立即将《千毒掌劲》格仗透体攻入。”

    “云中龙果然不愧为双绝公子,老身虽然连连使出《血箭魔功》,最后仍然不支,而且还负了重伤!”

    “云中龙做然长笑之后,吩咐席伏蛟让者身在岛上疗伤之后,立即与桃花拾舟渡海而去了!”

    “席伏蛟在老向表明他已决心在幻梦岛住隐之后,每日供应食物,在老身养妥伤势之后,另派人送老身返回中原!”

    说至此,缓缓的嘘了一口长气。

    她这一自动“表白”,立即令洪天钧深信不疑!

    因为,洪天钧已接获手下报告桃花婆婆已换上身僧衣,随着一位布经和尚在疗东一带行医救人。

    另外,他也获知梦幻岛遍告知各大门派,言及梦幻岛决心约束岛中弟子不准涉足中原之事。

    此外,他由千心姥姥的气色及那把受过海水腐蚀的寒铁龙头杖,猜知她此行必然吃了大亏。

    因此,他闻言之后,立即阴声道:“哼!席伏蛟不用想假籍扫阴脱身,本座仍会血洗梦幻岛的。”

    舒啦一直肃然不语,闻言之后,暗叹道:“姓洪的,你别痴心妄想;我非把你搞得鸡飞狗跳,焦头烂额不可!”

    千心姥姥心中冷笑,表面上却附和:“不错!老身为了出这口气,非把梦幻岛移平不可!”

    “嘿嘿!师傅,你放心!唐门三十名高手已经抵达此地,只等你提供梦幻岛的资料,不日即可挥师进攻!”

    千心姥姥立即附和的阴笑着。

    半晌之后,只听洪天钧道:“姥姥!你们先下去休息吧!入夜之后,本座在聚义厅摆宴替你们接风!”

    千心姥姥道句:“呵呵!谢啦!”立即与舒啦走向“揽月楼”。

    揽月楼位于黄衫会总会正中央,洪天钧及洪佩丽住于右楼,舒啦及千心姥姥住于左楼。

    舒啦二人尚未走出大厅,立即有两位小婢女迎了出来,舒啦一见左边那人的右嘴角有一颗美人痣,心知她就是小燕!

    二婢微微福了一福跪声道:“参见姥姥、姑娘!”

    千心姥姥呵呵一笑,道:“小青、小燕,你们越娇颜了,莫非得到唐门英雄们的滋润啦!”

    二女双目一红,立即垂不语!

    “呵呵!快去准备沐浴用具吧!”

    二女跪应一声,立即退去。

    千心姥姥带舒啦进入钱幕兰的房中之后,立即以传音入密仔细的重将四周的环境及该注意事项说了一遍。

    舒啦会意的点了点头,一见小燕已提水进来,她立即送走千心姥姥,同时,将包袱放在桌上。

    哪知,他刚坐下,立见房门口白影一闪,柳眉锁眉的洪佩丽在一名女婢引导下走进房来。

    舒啦心头一疼,暗道:“丽妹,苦了你啦!”他立即唤声:“丽妹!”然后上前握住她的手掌。

    洪佩丽低声问道:“兰姐这次在梦幻岛你看见到他?”

    舒啦看了他那园鼓的腹部,忍住心中之绞疼,点头道:“有!他比以前更俊,武功亦更高了!”

    “兰姐,他真的成亲了吗?”

    “不错!不过,他曾传音告诉我,请我转达他对你的关怀之意和永恒不变的爱心!”

    洪佩丽双目一亮,身子一颤,道:“咳,该不会是你在安慰我吧?”

    “丽妹,我怎么骗你呢?对了!他曾提过一句:‘出生入死斩怪蛇,午夜梦回泪湿枕’!”

    洪佩丽身子一震,立即反复念着那十四个字。

    泪水情不自禁汨汨直流。

    舒啦瞧得心中一阵剧疼,真想当场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可是一见到在场的那位婢女,他立即忍了下来。

    不过,他立即取出纱布轻轻的替她拭泪,口中更是轻声道:“丽蛛,为了腹中之婴儿,你别太伤心呀!”

    “兰姐,谢谢你!我走了!”

    舒啦爱怜的看着她的背影半晌,默默的进走浴室。

    等她出来之后,只见一位体态丰满的中年美妇和一位杨贵妃型的降裳少女坐在床上,他不由一怔。

    侍立一旁的小燕口即跪声道:“姑娘、唐夫人和唐姑娘前来拜会,请恕小婢冒味的留下她们!”

    中年美妇立即起身道:“我是华巧仙!”

    降衣少女亦起身跪声道:“唐玉仙见过钱姑娘!”

    舒啦立即跪声道:“二位快请坐,小燕,奉茶!”

    说完,端坐在桌旁。

    华巧仙打量他半晌,赞道:“云姑娘人美若天仙,今日得睹尊容,始知传鹰尚且不及一,二矣!”

    “夫人谬赞矣!令缓国色天香,我见犹矣!”

    唐玉凤妩媚一笑,连轻,“不敢当!”不已。

    华巧仙嫣然一笑,道:“兰儿,听说你此次与令祖母外出,乃是赶往梦幻岛,不知可有收获!”

    舒啦故意红颜垂道:“惨败!”

    “咳!听着梦幻岛已不足百人,而且精英已去十这八九九,以姥姥及你怎么可能会悲败呢?”

    “梦幻岛本身并不强,不过,因为适逢双绝公子云中龙及舒啦在岛上,因此,晚辈及姥姥才会惨败!”

    华巧仙神色大变,颤声道:“云大侠真的还在人世吗?”

    “不错!姥姥就是被他击伤的!”

    华巧仙喃喃自语道:“云大侠既然尚在人世,合作之事必须从长计义!”说完,神色即若明若暗。

    舒啦虽然不知云中龙既单枪匹马在三日之内声败过唐门七十余名高手,不过,却暗中引以为傲!”

    只听唐玉凤跪声问道:“兰姐,可否谈谈那位舒少侠的武功?”

    “他曾与姥姥力拼三四个时商,才稍居下风!”

    唐玉凤听得双目异采连门,又问道:“兰姐,听说舒少侠为人豪放,人品俊逸,不知传闻误否?”

    “不错!否则梦幻岛岛主不会将其爱女、外男女和两位美婢嫁给他为妻妾,本会姑娘亦不会以身相许!”

    唐玉凤不由听呆了!

    华巧仙立即试探性的问道:“兰儿,你是否对他亦……”

    舒啦挟头苦笑道:“他未把晚辈看入眼中,晚辈自渐形秽,又凛于双方敌对立场,岂敢痴心忘想!”

    言下之意,乃暗示唐玉凤少痴心忘想!

    华巧仙神色稍松,又试探性的道:“兰儿,你可有中意的对象?”

    舒啦暗道一声:“少推销你那两个猪罗罗!”表面上却低声道:“晚辈凶若无礼,岂有人看上眼?”

    华巧仙欣然道:“兰儿太客气,以你的人品,武功及练的处事经验,不知那家儿能幸运的娶到你哩!”

    舒啦立即将头垂得更低了!

    只听唐玉凤脱口道:“娘,大哥及二哥一向自视甚高,你改天就让他们见识,兰姐这个大美人吧!”

    “格格!兰儿,小大有此荣幸吗?”

    舒啦心中暗叹道:“哇操!一答一唱,好一对相声高手!”表面上却羞涩的道:“请前辈去和姥姥谈吧!”

    “格格!好!好!凤儿,娘尚有事,你陪兰姐随便谈吧!”

    说完,迳自含笑离去。

    她刚离去,唐玉凤立即向舒啦进一步询舒少侠的资料,舒啦心中冷笑,故意大大替自己宣传一番。

    咱们暂时阁下唐玉凤听到神魂颠倒,且说华巧仙刚回到客居的“揽风楼”大厅,唐玉龙立即上前问道:“娘,有希望吗?”

    “没有!”

    “什么?没有希望!”

    “格格!娘身为女人,当然没有希望啦!”

    唐玉龙欣喜的道:“娘,你可真会逗人,快说啦!”

    “格格!回房再说吧!”

    二人一踏入房中,唐天龙唐夭虎神采奕奕的立即问道:“娘,看你春风满面,莫非已有进展啦?”

    “格格!不错!凤儿正在继续替你们宣传哩!”

    唐天龙兄弟立即欣喜得起身直搓手不已!

    唐天彪将珠子收回盒中,含笑道:“龙儿、虎儿、爹在向你们道贺之余,有一事必须言明在先,免得你们手足相残!”

    唐天龙会意的道:“爹,你放心,钱幕兰若看中虎弟,孩儿绝对不会有什么怨言或不满的!”

    唐天虎亦正色表明同样的心意。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

    只听华巧仙低声道:“相公!你可知云中龙尚在人世?”

    “什么?你怎么知道此事的?”

    “是幕兰告诉我的,千心姥姥还被他击伤哩!”

    “这……想不到他的武功更精进了!”

    “相公,既有云中龙替梦幻岛撑腰,咱们……”

    “哼!咱们五人已练成《满天花雨》,正好可以一雪前耻!”

    唐夭龙雄心百战的道:“对!爹,只要咱们除去云中龙,不但可以一雪前耻,亦可威震武林,进而……”

    “虚!禁声,免得引起他们的怀疑!”

    唐天龙低声道:“爹,季天斌那批人对咱们甚为侧目,咱们何不拿他们开刀,进而对洪会主施加压力……叫……”

    唐天龙沉声道:“龙儿,你欲以武过亲吗?”

    “不错!只要能将钱幕兰加入唐门,千心姥姥一定会支持咱们,届时咱们何愁不既稍霸江湖呢?”

    “龙儿,你别忘了千心姥姥乃是洪会主之师母,她岂会支持我们击败黄衫会,另外,听说钱幕兰这丫头也挺不好惹的!”

    “哪,洪天钧如果自动放弃霸业呢?”

    唐天彪神色一变,低声道:“龙儿,你可别乱来!”

    “爹,你放心,孩儿早已与虎弟设计妥当,此事不但绝对不会令人起疑,而且,咱们也可以不费吹石之力的增加一批杀手!”

    “这……真有此事?”

    唐天虎得意的道:“爹、娘、孩儿与大哥在这三日之内已经各与那十五个丫头交合一次,而且已将《一点红》送入她们的体内了。”

    唐天彪听得补色一喜,身子不由一颤!

    华巧仙情不自禁的格格连笑起来。

    就在此时,突听窗外传出一声喝:“谁?”唐天彪神色大变,迅即打开窗扉朝外一瞧!”

    只见一道黄影正突掠而出,另有一名唐门高手正突追而去,唐天彪沉喝一声:“巧天,避开!”

    右手一抖,三道寒星突射而去。

    唐天闻声,忽地向左一掠!

    那道黄影刚射出仗余,立听暗器及体,冷哼一声之后,右掌向后一劈,一股掌力突卷向那三道寒星!

    “怕、怕、怕!”三声脆响过后,那三道寒星立即地出三棵蓝颜色的毒针疾射向那道黄影。

    只听那道黄影闷哼一声,立即倒地惨豪!

    半响之后,地上立即多了一滩黄水。

    此时正值人暮时分,立即有一群人赶往现场。

    唐天彪冷哼一声,立即朝唐天龙使个眼色。

    唐天龙身子一震,迅掠出窗外。

    现场立即壁垒分明,黄衫会及房门高手和以季天斌为的三十余人立即默默的各据三方,停立不动。

    突听一声:“会主惊倒!”季天斌诸人以及黄衫会高手立即站立躬身叫道:“参见会主!”

    洪天钧沉声道句:“免礼!”目光一落在那滩死水,眉一皱,朝唐天龙问道:“大公子,此人是死于你之手?”

    “不!是家父出手的!”

    一声轻叹之余,唐天彪已忽然现身,只见他行若流水的来到现场沉声道:“洪兄,此人隐在小弟窗外.欲图不轨……”

    只听季天斌脸色一沉,冷哼道:“姓季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若非姓轿的隐伏在我的窗外,我岂会对他下手!”

    季天斌双眼一红,继又沉声道:“姓唐的,说不定我兄弟只是路经窗外,他岂可忘加罪名下此毒手?”

    站在季天斌身后的那些大汉立即齐声大叫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