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菜鸟闯江湖 > 第十四章 化仇为亲喜事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菜鸟闯江湖》 第十四章 化仇为亲喜事定

    桃花婆婆与余不悔原本是一对情侣,由于双方的个性刚强,在结合二年之后,立即大雁分飞,各分东西。

    直到她加入黄衫会之后,奉会主之命令,出面请求余不悔入盟。

    余不悔自从婢双之会,数十年来浮萍不定,虽觉黄衫会必无法成大器,却仍然加入了黄衫会。

    想不到,他竟会惨死于龙寺冰谷比武招亲大会之上,洪会主不稍加安慰,反而责怪余不悔太大意,致令黄衫会元气大伤!

    桃花婆婆在伤心之余,逐渐的心灰意冷。

    前些时日,季天斌率众投效黄衫会,并将梦幻鸟的机密及现况悉数招出,乐得洪天钩频频点头不已!

    洪天钩之师千心姥姥在后闻言,却暴怒万分,立即怒气冲冲的持重逾二百斤的寒铁龙头杖拐离大应。

    洪佩丽心恐心上人会遭不测,立即要求洪天钧派桃花婆婆及钱幕兰前往协助,于是,她们三人才会抵达此地。

    凝立在远处的云中龙求见云姑娘与钱幕兰已建立起友情,他默察舒啦与千心姥姥对峙的情形之后,心安理得的“打派司”了。

    舒啦一听云中龙传提醒他继续使用“九元神功”,心中不由一觉,因为他一见千心姥姥无动于衷,正在犹豫该否改变战法哩!

    于是,他沉如山的对峙着。

    黄昏时分,夕阳余辉将东海海面洒成一片金黄色的光辉,大自然的美景委实令人慨叹人力之渺

    桃花婆婆向着海面呆着。

    云中龙默默注意她甚久,见状之后,心中一动,缓缓的走向海边,只见步伐之间距约二尺半,笔直的朝前行去。

    行至海边之后,仍然笔直前往,不久,他终于踏入海面了,怪的是海面上方寸余处,似铺有二条无形大道,他足不沾水的笔直前往,步伐之间仍是距约二尺半,盏茶时间过后,他已步出里余远了。

    桃花婆婆哧得木然而立!

    云盼盼及钱幕兰亦怔怔的站了起来。

    海边那两名梦幻鸟守卫惊得猛揉双眼,好似置身于梦境。

    只有对峙中的舒啦及干心姥姥不知此事,仍然凝立不动。

    又过了盏茶时间之后,只见云中龙缓缓步回海边,径自走向桃花婆婆,只见她足尖一纵,立即默默跪在云中龙的身前。

    云中龙慈声道:“阿弥陀佛,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女檀越大澈大悟委实可喜可贺!”

    “请大师收容!”

    “阿弥陀佛,女檀越愿跟随贫僧,四海为家,普渡孤苦之否?”

    “弟子愿意!”

    云中龙宣声佛号,右掌凭空虚挥,桃花婆婆顶上的白缓缓坠落在地,片夜之后,已经还我真如。

    “多谢大师成全!”

    “阿弥陀佛,女檀越请起!”

    桃花婆婆恭敬的起身侍立在他的左侧。

    云中龙回头望了云盼盼一眼,慈声道:“盼儿,贫道要走了,从今以后应你可要多费心辅助阿啦!”

    云盼盼跪在地,叹然道:“大师,咱们今后可有相会之期?”

    “阿弥陀佛,有缘即能相逢!”

    说完,径上一条舟盘坐不语。

    桃花婆婆朝她俩合计躬身一礼之后,亦跳上那件快舟,右掌切断粗绳,朝海面一拍,快舟立即疾射而去。

    钱幕兰低声道:“盼姐,那位决师是令尊吗?”

    云盼盼颔颔,立即牵着她跟回石上,细声叙述云中龙的遭遇及自己的身世,听得钱幕兰暗暗拭泪不已!

    明月已高挂空际,舒啦和千心姥姥却仍对峙着!

    壶茶时间之后,千心姥姥暴吼一声,寒铁龙头杖倏海一伸,缓缓的指向舒啦,二女不由神色一紧!

    二人相距三丈余,不久,那杖立即只距舒啦五尺远,只见他的右掌一提,朝那杖缓缓的一拍!

    那杖立即后退五尺远。

    千心姥姥冷哼一声,右掌一提,立即又将它逼向舒啦。

    拉距盏茶时间之后,那杖立即在二人中间。

    二女不由暗暗嘘了口气。

    哪知,过了半个时辰之后,那支寒铁龙头杖突然朝千心姥姥逼近寸余,立见千心姥姥的满头银齐皆竖起。

    舒啦心知已聚集全身的功力了,于是,立即“追加预算”将九成功力自右掌掌心源源不绝的逼了过去。

    那支龙头杖立即又朝她逼近寸余。

    千心姥姥倏地暴吼一声,双掌一并,身子大步前行两步,双掌掌心一贴住杖尾,立即行向舒啦。

    舒啦喊声:“赖皮!”立即双掌一并,身子朝前一惊,立即贴住龙头,双足立楮稳身,功力暴勇而出。

    千心姥姥大喝一声,上身朝后一仰!

    倏见她的脸色一青,钱幕兰立即大叫道:“奶奶!不行!你不能这样子,求求你!呜……”

    说完,就欲挣纵而去。

    云盼盼扯住她的右手,轻声道:“兰妹!冷静些,你此时前去,不但无济于是,反而会被震伤!”

    钱幕兰泪下如雨的道:“盼姐,你不知道奶奶已经使出‘千毒掌力’,他……他这下子废定了!”

    云盼盼闻言,身子一震,只见那支原本黝暗的寒龙头杖从尾部到中央地带,通体黑,正缓缓的蔓延向龙头。

    她在大惊之余,立即将右掌一扬——

    倏听舒啦喝道:“盼姐,住手!”

    口一张,气一曳,毒素立即又逼近寸余。

    二女味得几乎惊叫出声。

    倏见舒啦全身传起一阵“毕剥”声响,一道白光自龙头透杖而入,立即将那道毒素逼退寸余。

    杖中央立即泛出一缕缕的青烟。

    盏茶时间过后,只见千心蛟伏厉吼一声,一道血箭立即射中龙颈之处,那道毒素被她的气机一牵引,倏然逼近尺余。

    钱幕兰悲呼一声:“完了!”立即晕倒在云盼盼的身旁,逼得云盼盼慌忙将掌心贴在她的“命门穴”替她顺气。

    舒啦暗道一声:“哇操!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邪门功夫呀!”双掌一并,立即又将那道毒素逼退寸余。

    千心姥姥见状,立即又厉吼一声,一口鲜血又喷在龙头之处,不过,这回只能将那道毒素逼进半寸余。

    舒啦心中一宽,立即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全身的功力源源不绝的透过双掌掌心向外拼挤出去。

    半晌之后,已将毒素推向杖中央了。

    倏见千心姥姥厉吼一声,一口气喷出三股血箭,先后射中同一位置,哇操!射技简直可比美“神射手”呀!

    这一来,立即将毒素又进半尺余。

    舒啦一咬牙;暗叫道:“哇操!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血可喷!”真气暴勇而出,一口气将那道毒素逼回二尺外。

    不但通向中央“平衡点”,而且疾逼向杖尾。

    千心姥姥神色一变,张口连喷鲜血,经过半个盏茶时间之后,勉强又将那道毒素逼回杖中央。

    不过,她已脸色苍白,通体湿透了。

    事实上,舒啦也不轻松,只见他不但好似刚从水底冒出来般满头大汗,而且在气血激勇之下,嘴角也溢出一丝血线。

    不过,他仍然使出全力硬拼着。

    双方又硬拼半个时辰之后,千心姥姥不但通体湿透,双目失神,全身摇晃不定了,而且再也不敢喷血助功了。

    那道毒素不但已经被舒啦逼到杖尾,而且连那颜色也被他迅的被冲淡成为浅灰色。

    显然,她的毒功已迅的消散了!

    舒啦满口染满鲜血,全身尽湿了!

    钱幕兰泪下如雨,位道:“啦哥,可否饶了她一命?”

    “别急、啦弟一定不会赶尽杀绝的,你看他不是没有进一步将部道毒素逼口令祖母的体中吗?”

    “可是,奶奶已近油枯灯熄了呀?”

    “这……这……”

    倏听席听丹喝道:“盼儿,先将龙头杖震开!”

    云盼盼心知舅舅必有见解,立即掠到一旁,右掌虚空一扬,沉声道:“二位准传收功,一!二!三!起!”

    “啪!”一声,龙头杖立即击出丈余外。

    千心姥姥喷出鲜血,往后倒去。

    钱幕兰悲呼一声:“奶奶!”疾扑而去。

    舒啦身子摇摇晃晃,喝指:“碰不得,小心中毒!”说着,以指风护住她的心脉,回去取我那的……药!”

    说完,无力的趴挟在地。

    倏听席绣绣娇呼一声:“啦弟,药丸在此!”

    说完,立即交入闻金花的掌中。

    云册盼已指连保护在于心姥姥的心脉之后,只见舒啦,匆匆的爬起身子,道:“三……粒……”

    闻金花立即将三粒药丸交给舒啦。

    舒啦爬到千心姥姥身边苦劝道:“奶奶,先服药养好身子之后,啦儿再陪你好好的打一架,好吗?”

    成败论英败,千心姥姥难得双唇一阵颤动,将嘴一张叹口气,两滴眼泪立即自她的限角溢出。

    舒啦立即将药丸送入他的口中。

    云盼盼关切的道:“阿啦,别逞强救人,先把身子养好了,再说!”

    舒啦含微笑,立即开始闭目调息。

    云盼盼随即盘坐在他的背后,右掌贴上他的“命门穴”,缓缓的将功力输送过去,四周迅即一静。

    钱幕兰看了站在三十余丈外的一男四女一群,心知他们必然是梦幻岛岛主及重要的人物,她立即低头行去。

    她的心中惶恐万分,可是,为了舒啦,她认了,即使是会遭受多大的屈辱,她也绝对不会后悔。

    席绣绣在其母左艳芳的示意之下,迎面走了过去。

    两人迅即会面,只见席绣绣双手一伸,牵住钱幕兰的双手轻声问道:“你一定是兰妹吧?”

    钱幕兰闻言,心中一阵激动,立即咽声道:“绣姐,你们为什么要对小兰这么好呢?小兰实在承当不起呀!”

    说完,泪水汨汨直滴!

    席绣绣取出纱中轻拭她的泪水,柔声道:“兰妹这全是咱们同时拥有了啦弟之故,我还替你介绍两位妹妹!”

    说完,将她率到小青及小欢的面前。

    小青及小欢早就将她看得一清二楚,好感一生,立即公衣裣衽行礼,齐声道:“小青、小欢见过兰姐!”

    事情意外的顺利,使得钱幕兰激动的上前牵着二女的手臂,咽声道:“不敢当,二位妹妹快请起!我……我……”

    说完,竟然抚面痛哭不已:

    席绣绣正欲上前劝慰,左艳芳已慈声道:“绣,儿,让她曳一下吧!青儿、欢儿,你们先回去备些酒菜及整理客房。”

    二女心知岛主夫人要招待千心姥姥及兰姐,立即款款而去。

    半晌之后,只见钱幕兰拭去泪水,走到席伏蛟夫妇的身前,裣衽福了一福,道:“晚辈钱幕兰参见岛主及夫人!”

    席伏蛟立即慈声道:“不敢当,姑娘请起!”

    左艳芳早已经走上前将她扶起,道:“好俊的人品,啦兄真是有福气,就在岛上盘桓数日吧?”

    钱幕兰饶颜倏红,低声道:“多谢夫人的盛意!”

    左艳芳款款牵着她走到席绣绣的身前道:“绣儿,你们好好的谈谈吧!钱前辈应该不会有事啦!”

    钱幕兰一见舒啦已将奶奶扶起,正以内功助她行功导气,见她的脸色,分明已经脱离险境了!

    她的心中一宽,立即与席绣绣走到一块石上。

    她小心的和她坐妥之后,立即将自己在飞龙寺险被炸死,幸经舒啦搭救的经过仔仔细细的说了出来。

    席绣绣想不到舒啦还有这段“英雄救美”事迹,她立即叹然的道,“真是的!本岛为了自己的利益,竟毁了贵会那么多的高手!”

    “哪里,彼此立场不同,又能怪谁呢?对了!绣姐,小兰方才听他说,贵岛已决定退出江湖,是真的吗?”

    “不错!这是愚姐的最大心愿,想不到能够提早完成,真是托天之佑以及啦弟的帮忙呢!”

    “绣姐,小妹在你们大喜志日来此打扰,甚感不安!”

    “没关系,咱们身为武林人,岂会忌讯这些习俗,反正来日方长,对了,洪佩丽的近况如何?”

    “唉!佩丽最惨了,她苦口苦心的劝会主改邪归正,却被会主痛责指责,在痛苦之余,前些日子差点《小产》哩。”

    席伏蛟神色一变,急道:“现在呢?”

    “稳定下来了,不过,心情一直不开朗!因此,家祖母在获悉他的下落之后,才会气呼呼的直接来此!”

    席绣绣同情的道:“我与洪佩丽的遭遇相同,因此,我最能了解她的心情,我会请啦弟去贵会的!”

    钱幕兰欣喜的道:“绣姐,谢谢你!不过,他曾经表示过,在本会未改邪归正之前,他是不会赴本会的。”

    “会的!他应该去的!他若不去,我会去……”

    “这……绣姐,你行动不便,怎可太劳累呢!”

    “嘻你别慌,我若不过去,他会去吗?”

    “绣姐,太委屈你!”

    “嘻!自家的人了干嘛如此的客气,对了,季天斌这个该死的家伙,目前是不是在贵会?”

    “不错!不过,会主不会重用这种叛徒的!”

    “对!对!这种可恶的家伙的确留不得,兰妹,你听我那家伙的罪状,说一说吧!”

    于是,她把季天斌因奸成恨,残害师弟,奸污师妹,致使她在生下舒啦之后不幸死亡了事说了一遍。

    钱幕兰听得咬牙切齿,恨得季天斌不已!

    两人这一谈,谈了将近半个时辰,只见舒啦站起身子,道:“奶奶,请你原谅晚辈方才之冒犯!”

    说完,身了一转,拱拳单膝长跪在她的面前。

    钱幕兰见状,慌忙走到舒啦的左后方,双膝跪在地,哀求道:“奶奶,他没有错!求求你别再追究此事!”

    千心姥姥她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目光在舒啦二人的身上来回打量一阵子之后,突然仰天厉啸不已!

    那啸声虽无切见面时之冷厉哧人,却也颇具火候,可见舒啦的确出过力保住她的一身功力了。

    众人紧张万分的盯着她,尤其,云盼盼更是将全身的功力聚于双掌,准备在必要之时,予以拦阻!

    半晌之后,只听千心姥姥沉声道:“丫头,桃花婆婆呢?”

    “她自愿削出家,已和一位大师离去了!”

    说完,指着远处的那团银。

    千心姥姥神色大变,喝道:“胡说!”

    “奶奶,兰儿敢骗你吗?她是跟随云中龙大师去的!”说至此,她又把云中龙展示营人轻功之事说了一遍!

    千心姥姥神色大变,喃喃自语道:“想不到文武皆双绝,笑做江湖,目无余子的云大侠竟会出家,我还有什么想不开呢?”

    说完,突然上前扶起舒啦二人。

    众人立即松了一口气。

    舒啦感激的道:“奶奶,谢谢你的成全!”

    千心姥姥却突然双目一瞪,道:“少滴!你可要当心点,你若不把丽姑娘及兰丫头娶为正室,我一定和你没完没了!”

    舒啦轻声应句:“遵命!”

    话声未歇,他竟然转身将钱幕兰紧紧的搂在怀中,而且头一偏,吻上她的香唇之后,就猛咬不放!

    钱幕兰又羞又急,一直挣扎着。

    终因舒啦的铁臂如磁,奈她如何的挣扎不开!

    千心姥姥愣了一下,突然掠到那支寒铁龙头杖之旁,弯腰抓起它,振臂一掷,掷回远处的大海之中。

    “噗嗵”一声,它立即沉入大海。

    众人一见她振臂之际,不由魂飞魄散!

    只有舒啦不知是有恃无恐,还是色胆包天,居然还继续吸吮那两片湿润的樱唇。

    这份目无余子的胆量,真令人替他捏冷汗不已!

    好半晌之后,舒啦始抬起头,道:“哇操!奶奶,行了吧!”

    “哇操!好小于,怪不得这些丫头会为你神魂颠倒,走!到大厅去办个《手续》,奶奶要讨杯喜酒!”

    “遵命!请随啦儿来!”

    说完,立即扶着她的左手,走向席伏蛟夫妇。

    钱幕兰羞涩的低头随行在后。

    席伏蛟夫妇立即迎上前去抱拳肃容道:“前辈光临梦幻岛,晚辈甚感荣幸,请随晚辈入内!”

    “好好,不敢当!不敢当!老身做梦也想不到会以如此方式拜访贵岛,这全是啦儿之成全吧!”

    “哇操!这全是奶奶的威名远之故,啦儿承当不起,奶奶,前面有个小阵式,你小心些!”

    他们走抵大门,除了那些醉汉以外,有二十余人分列两。旁欢迎,厅内亦已整治一桌丰盛的酒菜。

    红灯仍然高烧,众人欣喜万分!

    舒啦重回房中穿上礼袍。

    钱幕兰的体态与小青相近,因此,立即由小青带她回房打扮及穿戴起来,半个时辰之后,总算大功告成了!

    “兰姐,你真美!”

    钱幕兰羞赦的低声道:“青姐,谢谢你!”

    “兰姐,走吧!大颗儿一定急着要看新娘子哩!”

    果然不错,房门一开,舒啦已“全副武装”笑嘻嘻的和媒人闻金花当门而立,四人立即步入大厅。

    众人当然报以热烈的掌声了!

    千心姥姥坐在女方主婚人大位上,笑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