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菜鸟闯江湖 > 第十章 世上竟有此绝色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菜鸟闯江湖》 第十章 世上竟有此绝色

    只听一阵“格……”连声,季叮当已飘然现身,只见她的右手连挥,“卡卡卡”三响过后,三根淬毒的细针已射中妖治妇人三人。

    一阵惨叫过后,那三人立即气绝!

    舒啦梦得心中暗凛,暗道,“哇操!好狠的《幼齿仔》,看样子,她的右袖之中另有机关哩!”

    他立即向后一转,就欲离去!

    只听一阵娇脆的声音道:“壮士,诸留步!”

    舒啦暗一皱眉,骤然卡步转身,默然不语。

    季叮当突然的一笑,“壮士功力盖世,身手高明,想必是武林高手,请恕小妹孤陋寡闻,可否赐告尊姓大名?”

    “哇操!刚见面就乱抛绣球,小妹长小妹短的,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干么要和她在此穷聊下去呢?”

    他立即冷哼一声,道过。立即向后倒退而去。

    他为何要那么累的倒退而出呢?因为,他不愿意背部当箭靶,被她练习射毒针呀!刹那间立即退出十余丈外。

    季叮当想不到居然会有人如此的“不上路”,稍怔片刻,下见已追不上对方,立即恨恨的再回石后。

    半晌之后,她已挟着方志重出石后,只听方志轻产道:”当妹,《巫山三妖》乃是黄衫会之护法,他们既然来此,会主洪天钧可能也在这附近,你还是趁早改变心意、,小兄保证不向第三者曳露半字!”

    “住口:你少唬我!你再哆嗦!我就毁了你这个累赘!”

    方志甚为了解她,立即默然语!

    季叮当口中不怕,心中却忌惮万分。因此,略一犹豫,立即踏着暮色、朝舒啦方才离去之方向驰去。

    由于错过宿头,季叮当急驰一个多时辰之后,一见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四周一片冰天雪地不由暗暗愁!

    陡闻一阵烤肉香味自左侧林中飘来,季叮当只觉腹中一阵饥饿,朝左侧林中仔细的打量半晌,立即奔去。

    只听方志低声劝道:“当妹,小心中计!”

    “哼!你少哆嗦!”

    “唉!你太偏激……”

    季叮当心中一火,一掌封住他的哑穴,小心的朝前奔去。

    半晌之后,她突然见到那位令他火冒三丈的讨厌家伙盘坐在一大树旁。不知在搞什么花样?

    只见舒啦将双掌掌心朝下,平伸在距雪地七、八寸高处,不住的颤动十指,好似常人在抖出手睥的水珠般。

    怪的是在他的身前那堆积雪,却好似置于灶台上的热水般不住的沸腾翻滚,又好似当前“综艺节目”中所施放的“乾冰”般滚动着。

    阵阵的肉香就是从雪堆中飘出来的。

    她的腹中立即一阵“咕咕”怪响。

    舒啦闻声暗道:“哇操!是那个不长脸的家伙。竟敢来此偷瞧,我倒要看你想要搞什么花样?”

    说完,佯装不知自雪地中抓起一把雪屑,双手轻揉一阵之后,居然捏出一把冰刀及一把冰叉。

    左掌拨开雪屑之后,立即浮出两大块热气直冒。香喷喷烤肉,雪刀朝肉一划,立即切下一块肉。

    季吁当立即被这奇景哧怔了!

    舒啦悠悠哉哉的将冰叉又朝肉一叉,立即送人口中轻嚼慢咬。

    足足的过了盏茶时间之后,突听远处传来一阵沉吼声音,他立即暗道:“哇操!一定是那畜生找来帮手了!”

    他的双目咕噜一转,立即有了主意,忖道:“哇操!树后那两个老包可真沉住气哩!居然能忍这么久!”

    “哇操!那群畜生待会一来,我就招待它们和这两个老姐玩一玩,看你们下回还敢不敢打本少爷的主意?”

    主意既定,居然边吃边哼着歌儿。

    季叮当在树后暗中猛吞口水,若非忌惮对方的骇人武功,她早就上前抢夺那香喷喷烤肉了。

    此时,她一见他居然逍遥的哼歌,恨得暗暗咬牙切齿道:“可恶的家伙,姑奶奶北让你拜在我的石榴裙下不可!”

    想至此,她立即含着冷笑沉思着。

    半晌立后,突听方志低声道:“当妹,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季叮当回过神,仔细一听,只听远处传来一阵阵兽吼,地面上一阵轻颤,不由令她神色大变的站起身子。

    她立即低声道:“糟糕!是雪熊群,至少有三十头哩!”

    “什么,是那种雪地杀手雪熊呀?当妹,快解开我的穴道!”

    “哼!你休想籍故脱逃!”

    “唉!当妹雪熊凶残无比!寻常刀剑及掌力根本对它们无可奈何,你一人怎能对付它们呢?”

    “哼!别说得那么好听,你还不是怕死!”

    “我……我……唉……”

    “方志,识相点!快点答应依了我,否则,我就让那群畜生把你生撕活吞,那份滋味可不好受哩。”

    “这……这……”

    就在季叮当逼迫就范之际,突听一声凄厉的兽吼,接着是一只大雪熊疾飞向季叮当二人丈余外。

    “轰!”一声,地颤雪溅,那支大雪熊摔成一个大元宝疼得它厉吼一声,四肢一挣,又立而起!

    季叮当冷哼一声,抖手一掷,那把宝剑疾射而去。

    “啼!”一声,立即贯胸而入。

    雪熊厉吼连连,摇摇晃晃的走向季叮当。

    季叮当忍住惊骇冷叱一声,上前抽出宝剑,一道血箭疾喷而出,疼得雪熊倒地翻滚惨叫不已!

    其余诸熊正与舒啦在“捉迷藏”,它们原本被逗得暴怒不已,一见自己的同伴倒地惨嚎立即蜂涌而去。

    季叮当神色大变,慌心拍开方志的穴道。

    舒啦哈哈一笑,居然继续肯肉。

    季叮当叱声:“畜生!”剑似长虹,一式“毒蛇入洞”疾刺向迎面扑来的那支雪熊之胸口。

    那支雪熊怒吼一声,毛手一拍,立即将剑身震歪,不过它的手掌却被划破皮,鲜血立即激起它的凶性。

    只听它怒吼一声,竟然奋不顾身的扑了过去。

    季吓当冷叱一声,“长虹冲天”疾削向它的右臂,突见它不闪反进,以胸迎向剑尖,立即又是“扑”的一声。

    那只雪熊胸口剧疼,怒吼声中,欢掌按住剑身,用力一板,“拍!”一声,竞把那把千锤百练的宝剑折断。

    季叮当失声惊呼,抽身暴退!

    突听方志喝道:“当妹,小心身后!”

    说话之中,一式“隔山打虎”劈向季叮当身后二丈外的那只雪熊,一声暴吼过后,已将它震出三丈外。

    季叮当一见自己二人已被雪熊包围,味得慌忙鞭掌狂劈,将那些扑袭过来的雪熊逼在三丈外。

    方志比较沉稳,一面抗拒雪熊,一面思忖对策。

    皓月之下,雪地之上,立即展开一场惨烈的人熊大战。

    舒啦掠在一株古松上,目睹群熊悍不畏死的情景,付道:“哇操!这两个老包赶早会到楣的!”

    他立即暗暗摘下一把松针,准备随时替那些雪熊“打针”。

    因为,他已经认出方志正是曾在比武招亲冰台上与钱幕兰比武,令舒啦留下一份良好印象的人。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腹中饥饿的方志二人出掌渐缓,尤其季叮当更是明显的只能防守了。

    那雪熊一身是毛,虽被他们震伤八头雪熊,却激起其余二十余头雪熊狂吼猛扑,战况更加的吃紧了。

    舒啦正欲出手之际,突见季叮当抖手一掷,半空中立即“波!”的一声,爆散出一蓬火红的光芒。

    “哇操!《幼齿仔》在搬救兵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角色?”

    那知,过了半晌之后,突听“裂”的一声,接着是季叮当的叫声,舒啦一瞧,慌忙闭上双眼。

    季叮当的背部衣衫被一头雪熊自背后向下一撕,她那雪白的背部及仅着衣袄的园臂立即裸露出来。

    舒啦虽然闭上双眼,脑海中却清晰的浮现那幕春光,他已憋了一段时日没有“泄”,因为,全身立即“不对劲”了!

    方志右掌一振,劈退那头逗凶的雪熊之后,道句:

    “冲!”立即双掌连挥,劈出一条空隙,朝前疾掠而去。

    半晌之后,他已顺利的冲出重围,可是,回头一瞧季叮当并没有尾随而来,倒是另有六头雪掠疾扑而来。

    哇操!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猛来,急死人啦!

    他立即以掌疾劈,就欲再冲入重围。

    那知那六头雪熊奋不顾身的疾扑而来,他在体力耗退之下,一时也冲不出去,不由急得断头大汗!

    就在此时,又传来一阵“裂……”及季叮当的尖叫声,顾然她已经被群熊撕光衣衫,惊慌失措了!

    群熊突然“异吼”连连,争先恐后的扑向她。

    季叮当疯狂的挥劈双掌,口中连连尖叫道:“志哥,救命呀,志哥,快来,救救小妹呀!”

    “志哥……”

    方志心急如焚,神力夹生,劈出两道狂瓤震退两头雪熊后,立即冲了过去,目光落在重重包围圈,他不由大急!

    他突然怒吼一声,再度聚集体内的“散兵游勇”真气,朝前一劈,立即将两头雪熊劈飞出去。

    不过,他已是双劈酸疼,气喘如牛了。

    突听季叮当“啊!”的一叫,只见她那雪白如藉:的右臂两道鲜血涔涔直流,正在闪躲一头雪熊的追扑。

    方志怒吼一声向前疾扑而去。

    两道掌劲再度疾勇而去。

    那头雪熊一躲闪稍进,立即被飞出去。

    季叮当一把扑进方志的怀中,叫声:“志哥,我的头好晕幄!”说完,立即泪下如雨的哭泣着。

    方志正想出声安慰,突见那些雪熊朝他疾扑而来,情急下,抱着季叮当,“一鹤冲天”疾射而上。

    那知,他在拼斗甚久,耗力不少之下,又要抱着一人,作难免一缓,左腿外侧立即被抓出两道血箭。

    季叮当的右臀,立即又被抓出两道血箭,皮开肉绽,血箭激射之下,立即听见她又惨叫出声。

    方志闷哼一声,立即力竭下坠,他低头一看群熊的狰狞神情。不由暗叹道:“唉!想不到我方志会有今日!”

    突听一阵细响,一排树针已疾射而至,立即替蹲在内圈准备扑咬方志二人的那四头雪熊打下“镇静针”。

    方志落地之后,右掌一阵挥臂,立即将那四头雪熊扫飞出去,其余的诸熊见状,慌忙四散闪躲。

    方志一见机不可失,一式“开天劈地”和身扑去。

    两声怒吼之后,群熊稍散即合,立即又将方志围住。

    季叮当忍住晕眩,道:“志哥,放我下来!”

    “当妹……你行……吗……”

    “没……关系……我还撑得住!”

    两人又力拒群熊盏茶时间过后,突听季叮当闷哼一声,立即朝侧倒去吓得方志立即扑过去要挟起她。

    突觉手掌一挥,他的右脸立即被划出两道血痕,疼得他厉吼一声,振掌震退那头雪熊哩!

    他刚挟起季叮当,突听身后疾风逼体,心知必是又有一头熊扑了过来,他立即向右疾翻而去。

    季叮当的右臀伤处朝地上一碰,疼得她哎唷一叫,神智再度一醒,睁目一瞧,一头雪熊和身下扑,她立即尖叫出声。

    突见一道人影疾扑而来,人未至。那头雪熊已随着惨叫向外飞去,季叮当心中一懈,立即晕眩。

    方志撑起身子,一见是方才那位神秘客现身相救,道句:“有劳……解危……”立即取出灵药塞入口中。

    舒啦淡淡的道:“没什么!若非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管这件事!”身似闪电,双掌连劈不已!

    他方才曾经修理过一头雪熊,而且撕下它的两块臀肉,因此,对于要如何修理它们,他已颇具心得。

    只见他鬼魅般飘闪,双掌拍忽掌,那些雪熊在盏茶时间过后,一个个乖乖的木立不动了。

    方志瞧得又骇又敬,忙道:“这位大哥,你……”

    “哼!我不够格作你的大哥,我奉劝你一句,你别再贪图美色和这种查某厮混,否则,一定是你衰尾。”

    说完,行若流水的向前飘去。

    “请问你尊姓大名?”

    “没必要!”

    方志畅然一叹,立即挟着季叮当跄踉行去。

    半晌之后,又见他神色慌乱的掠回现场,仔细的在雪地搜寻半晌,一见到席绣绣的那面古玉,他立即将它贴身收妥。

    且说舒啦刚掠出五里余,突听身前远处传来一阵衣衫破空声音,他立即放缓身子代头而行。

    半晌之后,只见一顶豪华软轿在两名魁梧大汉开道及八名白衣妙龄少女扛中迅的自远处掠来。

    由于软轿布筛密布,无法瞧见坐在轿内的是何方神圣,舒啦匆匆的一瞥,立即迳自朝前行去。

    突听右侧那名大汉喝道:“站住!”

    舒啦突然止身,沉声道:“有何指教?”

    “朋友,你是谁?”

    “你要替我作媒呀?”

    那位大汉当众受到顶撞,神色一变,喝声:“大胆!”右足一点,双掌一扬,就端扑来。

    突听轿内传出一声娇脆的声音道:“邢宗!”

    那名大汉突然止步转身拱手道:“邢宗听令!”

    “问他有否看见当儿?”

    “是!”

    邢宗刚转过身,舒啦立即淡淡的道:“我不认识什么《当儿》、《卖女》的,我看见一个查某赤身裸体……”

    邢宗立即喝道:“住口!”

    舒啦冷哼一声,突然住口不语。

    轿内立即又传出一阵略带焦急的娇脆声音道一“你看见谁?”

    舒啦一听她无礼的直呼“你”,心中暗骂道:“哇操!轿内这名查某必是那名《恰》查某的长者,全是无礼之辈!”

    他立即默然不语!

    邢宗立即喝道:“夫人在问你,你怎么不答?”

    舒啦瞥了一眼,道:“妈的!只有你这奴才才会任人指使呼唤,大爷不高兴回答,你能奈何我吗?”

    邢宗暴吼一声,就端扑来。

    “妈的!先请示一下,再打吧!”

    轿内立即传出:“邢宗,教训他一顿,走……”

    软轿立即再度前行。

    邢宗急于表现,一道掌劲和身扑来,立即刮起一屑责挟者匀啸疾卷向舒啦。

    舒啦一见轿中之人,如此瞧不起自己,暗骂一声:“老查某!”右掌一挥,八成掌力疾迎而去。

    “轰!”一声,掌劲四溢!

    邢宗却惨叫一声,似断线风筝般向后疾飞而去,立即迎向那顶软轿,逼得另外那名大汉慌忙掠身伸手一接。

    那八名少女足下一紧,那顶软轿疾射出十余丈外。

    舒啦不由暗道:“哇操!好身法!”

    另外那名大汉接住邢宗之后,只觉一股潜劲疾勇而来,慌忙连翻三个筋斗,然后踉跄落地。

    低头一见邢宗的双掌全折,鲜血自口中急喷而出,人已晕厥,他悲吼一声:“大哥!”立即探怀取药。

    “妈的!没救了啦!留着你自己用吧!”

    说完,迳自向前行去。

    另外那名大汉正是邢宗之胞弟邢,他将三粒药丸塞入邢宗的口中,一见它们随着一片片的碎肉喷出,不由神色一惨!

    他知道邢宗的内腋已尽碎,即使是神仙下凡也是回生乏术,立即拔出背上的长剑,一武“星河旋转”疾攻而去。

    舒啦向右一飘,暗道:“哇操!原来是梦幻的人!”

    他立即又想起“杨花水性”的席绣绣,内心一阵绞涌,仰大厉啸一声之后,身似闪电般疾掠而去。

    邢尚欲追赶,突听轿内传出:“算啦!此人身手骇人,不知是何来历?还是快点去瞧当儿吧!”

    邢应声:“是!”挟起邢宗尾随而去。

    他们抵达群熊木立或伏屐之处,一见到地上的破衣,只见轿前布廉一晃,一道青影已疾掠而出。

    那是一位体熊礼腴,相貌妖治,一身锦服的中年美女,只见她拿起破衣一瞧,立即沉声道:“搜!”

    那八名少女及邢立即分头寻去。

    这位中年美女正是梦幻岛总护法季天斌之妻裘依依,只见她双目含煞,立即闪身狂劈。

    一阵阵惨豪道后,每头雪熊立即头破血流当场惨死。

    突听一声,“夫人,找到姑娘了!”

    她偏头一见,一名少女抱着浑身赤裸昏迷不醒的季叮当疾驰而来,不由身子一震,急问道:“当儿怎么啦?”

    那位少女掠到近前,道:“夫人,据方护法表示姑娘被熊爪抓伤中毒,体内之毒虽已除净,仍需鞯养!”

    “方护法呢?”

    “正在二十余文外一株树旁调息!”

    “嗯!先把姑娘送上轿穿妥衣衫。”

    说完,她立即朝前掠去。

    方志正在调息,突听有人掠近,心知必是夫人,立即收功踉跄起身道:“方志参见夫人,请夫人恕罪!”

    裘依依瞄了他一眼,道:“方志,怎么回事?”

    “夫人,小的与姑娘不幸被熊群围攻,是力乏之际,先后受伤,幸经一位神秘人物搭救,小的真是惭愧!”

    “那人是何来历?”

    “不详。他不愿意透露,亦无法由其武功瞧出来历。”

    “以你们二人的武功怎会受困于这群畜生呢?”

    “这……”

    “哼!莫非另有隐情?”

    “这……夫人,你是否可以直接向姑娘询问此事!”

    “不行!你说!”

    “这……夫人,小人不便明言!”

    “胡说!此地另无他人,你直说无妨!”

    “这……夫人,小的实在不便启齿!”

    “哼!方志,你越来越放肆了!”

    “夫人别误会,小的实在……唉!”

    “哼!你到底说不说?”

    方志低叹一声,立即掏出那面古玉,同时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立即低头不语。

    裘依依听得惊喜万分,忖道:“当儿的主意实在不错!对了!我何不把方才那位神秘人物扯进此事呢?”

    她立即不动声色的将那面古玉遁给方志,沉声道句:“方志,你在休息吧!我们先回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