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菜鸟闯江湖 > 第五章 菜鸟初啼色艳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菜鸟闯江湖》 第五章 菜鸟初啼色艳遇

    且说舒啦驰回客栈之后,天已破晓,他翻墙进入房间,检视包袱衣物全在之后,立即将包袱进左肩一挂向柜台行去。

    却见掌拒的正与那名小二在整理厅中的破碎桌椅,他立即含笑道:“哇操!头家,我要走啦!”

    说完,取出一张银票放在柜上。

    掌柜的急忙跑过来将银票送还给他,恭敬的道:“少爷,你昨儿已经给了,这张银票就请你收回吧!”

    “哇操!不好意思啦!给你们添了这么多的麻烦!”

    “不!不!少爷,你做善事救人,我却坐享其成,那一百两银子已经可以将全部座头换新啦!”

    “哇操!那就通通换新的吧!看起来是比较顺眼些,说不定贵宝店的生意反而会更好哩!”

    “是!是!少爷,你下回来此之时,保证会焕然一新!”

    “哇操!太好啦!只要路过此地,我一定会进来捧场的,我走啦!”

    “少爷,我送你!”

    “哇操!谢啦!”

    离开那有客栈之后,舒啦迳自走入一家估衣铺,挑了两套白色绸衫之后,低声问道:“哇操!头家,你这儿有没有女人的那种衣裤呀?”

    说完,俊脸已一片胀红。

    “喔!喔!我懂!我懂!没有!肚兜亵衣裤这类衣物全是那些娘们自己缝制的,小店并无现货供应。”

    “哇操!原来如此,谢啦,帮我拿三条丝中,多少钱?”

    付过钱之后,他提着那包衣物,折入一家饮食店。

    他不知道席绣绣喜欢吃些什么,干脆每样各挑一些,买了一大包,往手中一提,就朝镇外林中行去。

    人林之际,他不但小心翼翼的向囚周打量一阵子,而且在人林之后,掠上一株树,屈膝观察一阵子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方始入林而去。

    他尚未掠到山洞尽头,立即听见一阵略带欣喜的清脆声音道:“你回来了吗?”他不由听得全身怪怪的。

    低应一声之后,他立即停在她的身前,“我去买了两套衣衫、你就凑合穿吧!另外这些东西,你随意吃吧!

    说完,放下衣衫,抓起两只鸡腿朝洞外行去。

    他靠在洞口啃完鸡腿之后,突然心中一动,暗道:“哇操!瞧她的伤势挺严重的,这该如何是好?”

    “哇操!干脆就动员内力一次,将她那略显散乱的内力好好的整理一下,嗯!先在洞口布个阵吧!”

    主意既定,先观察洞口的环境半晌之后,入林折枝,立即小心翼翼的在洞口布下“天罡地煞阵”。

    整整忙碌一个时反之后,只见他在阵内绕行片刻之后,方始满意绒离阵,朝洞内掠去了。

    他刚踏上洞口,突然看见一位绝色少女,一身白衫,拿着那包食物站在洞内不远处。他立即刹车,道:“你……你是谁?”

    那位绝色少女正是恢复原貌的席绣绣,她一见到舒啦的吃惊模样,立即又羞又喜的低下头。

    舒啦见状,定下心神,立即明白她先前必是经过易容,立即叫遣:“哇操!姑娘,你挺水的哩!”

    席绣绣羞涩的将那包食物送过来,低声道:“少侠,你吃点东西吧!天色已经快要接近中午了。”

    舒啦在接物之际;突然碰到她那细白柔嫩的柔荑,心田没来由的一阵荡漾,一时束手无措!

    席绣绣方才已经在旁观看舒啦布阵,任她学富五车,一时也惨悟不出该阵,不由愧声问道:“少侠,此阵何名?”

    “哇操!我也不知道,我以前拾到一本小册,上面书有这种阵法,听说可以防止人畜进入,不知道是否有效?”

    说至此,抓起一个鸡蛋,遮入口中。

    席绣绣睁着那对会说话的凤眼看了他半晌,愧声问道:“少侠,你肯赐告尊姓大名吗?”

    “哇操!不敢当,我姓舒,舒舒服服的舒,单名啦,若以单闽南语音译,就是《别跑》!”

    席绣绣喃喃念了一遍“舒啦”及“别跑”,恍然大悟之下,不由“嗤嗤”一笑,洞内的气氛立显轻松。

    舒啦却被她那醉人的笑容瞧得整个的痴了。

    席绣绣娇颜一红,立即转身自行入洞内。

    那婀娜的身材及迷人的走姿令舒啦醉上加醉,若非根基深厚,早就晕倒在地,直流口水了。

    他吸口长气之后,缓缓的行入洞内。

    席绣绣恭敬的检衽行礼,含笑道:“舒少侠,小女姓席,席次的席,复名绣绣,感谢你的救命大恩。”

    “哇操!没什么!适逢其会而已,我倒该感谢有这么好的玩耍机会,说真的,我尚未正式和人交过手哩!”

    “少侠武功高强,视拼斗为游戏,这份直诚委实令人敬佩,不知可否赐告令师之名讳?”

    “哇燥!我没有师父,这身武功乃是家祖所授。”“啊,令祖莫非就是仁心仁行的舒神医?”

    “哇操!标准答案,姑娘,你真聪明!”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姑娘,你怎么会认识家祖呢?”

    “我哪有荣幸认识舒神医?全是道听途说而已。”“哇操!有样子,家祖的知名度挺高的哩!”

    “少侠,你可否赐告令祖如今下落?”

    “哇操!家祖生性淡泊,到处行医救人,我也不知他目前在何处,他曾提过要到东海去游历,以偿夙愿。”

    席绣绣身子轻轻的一震,施又掩饰道:“可惜,我有一位表妹因为练功太急岔了气,正想求神医治疗,唉!”

    “畦操!令表妹是什么症状?”

    “下身瘫痪,无法起身行走!”

    “哇操!挺严重的哩!有多久了?”

    “大约有半年了,家父及家母及一些……朋友虽然尝试替她打通穴道,却一直无法如愿!”

    “哇操!果然很严重,看样子非家祖亲自出马不可!”

    “少侠,你愿意帮这个忙吗?”

    “愿意,不过。我不敢保证何时可以找到家祖。”“没关系,只要神医肯出手,我表妹就有救了。”“哇操!令表妹之事已经暂时摆平了,姑娘,我瞧你的气息稍乱,最好能早点治疗好!”

    “这……我负伤在先,又长途跋涉,内腑尚受创甚巨,除非长期疗养,否则,恐怕难以痊愈!”

    “哇操!别耽心,我敢开张支票,短期则十天,长期则半月,保证还以一身完好的身子及武功。”

    “真……真的吗?”

    “不错!我有这个把握,不过、你必须好好的和我配合,尤其不准再中途溜掉,否则,可就伤脑筋了。”

    席绣绣闻言,娇颜红不敢再面对舒啦。

    “哇操!事不宜迟,你先调息吧!”

    “我……数处重穴淤堵,甚难运功行气!”

    “哇操!我知道,我这个清洁队队长会帮你清理的,开始吧!”说完,先行盘坐在地,同时将双手平举。

    席绣绣又羞又喜,立即盘坐在他的对面,向时亦将双手一举,四掌一接,二人立即一震!

    半晌之后,席绣绣吸了口气,闭上风目专心运聚齐真气。

    舒啦神光炯炯的盯着她,俟她的秀眉微微之际,立即将两道热流缓缓的自掌心输送过去。

    席绣绣心中暗喜,咬紧牙根,将体内涨滞难行的真气向前推进,盏茶时间之后,即舆那两股热流会合。

    她只觉得精神一振,立即引遵那两股热流向前一冲。

    一声闷哼过后,她立即喷出一口鲜血。

    舒啦闪避不及,立即被喷得一头一脸,他慌忙拭去双睛血迹,一见她已昏倒在地,不由大骇。

    他匆匆的抓起她的右腕脉,立即神色大变!

    匆匆的将她平放在地上之后,立即双掌连挥在她的身上来回轻揉,盏茶时间之后,他已全身汗下如雨了。

    所幸,席绣绣已在此时吐口气醒了过来,她一见到舒啦累成那样子,立即歉然的道:“少侠,对不起,我太心急了!”

    “哇操!你别说话,危机未除哩!”

    说完,立即低头沉思!

    席绣绣闻言,挣扎坐起身子,暗一调息,立觉全身疼痛,一阵晕眩过后,不由呻吟出声。

    舒啦见状,心中一急,突然想起爷爷曾提过的“阴阳和道气大法”,心中一喜,立即说道:“快脱衣!”

    说完,迂自起身脱衣。

    席绣绣神色大变,失声叫道,“什么?要脱……衣?”

    “哇操!不错!唯有此法可以疏理在你体内流窜的真气,快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

    “哇操!别可是可非啦!身子要紧啦!”

    说完,抓住她的前襟用力一扯!

    “裂!”一声,那件名贵的绸衫立即被撕成两半,而且连那件肚兜也被撕裂,骇得席绣绣尖叫一声!

    人也立即晕厥。

    舒啦在情急之下,连她的衣裤也一并撕裂,赤裸裸伏在她的身上,口一张,立即含住她的樱唇。

    舌尖挑开她的牙齿之后,立即将真气渡了过去。

    两具雪白的身子立即紧紧的贴在一起。

    盏茶时间过后,席绣绣已悠悠醒转,她目睹这幕销魂的情景,心慌意乱之下,不知如何应对。

    舒啦管不了那么多,仍然不疾不徐的将真气渡了过去。

    一直过了好半晌之后,席绣绣逐渐的冷静下来,立即将充斥于体内的真气缓缓的运行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终于稳定下来了。

    舒啦心中一宽,透了一口气之后,虽然继续渡真气过去,却不必似方才那样源源不绝的“大量外销”

    真气了。

    不过,又经过半个时辰之后,他立即现她的真气只能绕行于“云门穴”及“少商穴”之间,不由暗暗愁。

    席绣绣身为当事人,当然比舒啦清楚,她已经在担心自己会“走火入魔”,半身瘫痪不遂了!

    可是,她不敢形诸于色,因为她不愿舒啦分心。

    她相信神医之孙一定会有解法的!

    果然不错,在盏茶时间之后,舒啦终于硬着头皮使出绝招了,洞中立即传出席绣绣的惨叫声音。

    原来,舒啦存心“背水一战”,真气聚集于那“地方”之上,不但令它倏然,而且直进她的“禁区”。

    舒啦那“地方”自从被“白仙王”咬过之后,立即比寻常人雄伟一半,席绣绣怎么受得了呢?这一剂“特效针”打得太令她意外,招架不住了。难怪她会惊惨叫,同时急欲推开他。

    舒啦却紧搂着她,道:“哇操!忍着点!”

    说完,重又咬住樱唇。

    所幸她那“地方”闯入之后,立即止不动,席绣绣挨了半晌之后,总算比较能够适应了。

    她立即含泪咬牙缓缓进行运气。

    进行盏茶时间过后,她突然现真气居然顺利的通过一直无法通行的“期门穴”,她不由暗喜不已。

    一个时辰之后,席绣绣欣喜的移开樱唇,道:“少侠,我……我复原了!天呀!我全部复原了。”

    舒啦累得气喘如牛,汗下如雨,闻言之庸,含笑道:“哇操!一鼓作气,再继续运功。”

    “一鼓作气?少侠,你是要……”

    “冲开你的任督两脉。”

    “天呀!可能吗?”

    “试试看,开始吧!”

    席绣绣想不到自己居然有机会冲过任督两脉。

    慌忙抑制心中的狂喜,重新调集“兵力”准备进功!

    舒啦吸口气,调集兵力,重又贴上她的樱唇。

    两具身体立即有规律的微微起伏着。

    一冲,再冲。

    不行,再来。

    终于,在黄昏之际,只见席绣绣身子连震两下之后,兴奋之泪,籁簌直流而下,成功啦!”

    舒啦乏力的挣起身子,道:“十二……再调息……十二周天!”

    说完,靠在洞壁喘着。

    席绣绣忍着下身的撕裂般疼痛,起身盘坐着。

    舒啦吞下三粒药丸之后,立即开始调息!

    由于耗力大巨,他在调息过后,立即两腿大张呼呼大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舒啦在迷迷糊糊之中,只觉有人不停的在白己身上轻吻,双目一睁,不由失声叫道:“哇操!”

    支持本书请访问‘幻想时代’以便得到最快的续章。原来,就在他熟睡之际,席绣绣已功德圆满的醒过来,她只觉得不但全身轻飘飘的,而且伤口竟已结疤,不由欣喜若狂。

    激情之下,她目睹舒啦全湿头及酣睡模样,心中不由感激万分,立即决定以行动致谢:倏听席绣绣羞涩的道:“少侠,你会不会耻笑我太下贱!”

    “哇操!不会,百分之百的不会,我了解你的心意,可是,你负伤未愈,咱们又未定名份……”

    席绣绣激动的掠到他的背后,一把搂住他,道:“少侠,你别管那么多,让我报答你的大恩吧!”

    “哇操!我……我……”

    就在他窘迫之际,鼓起最大的勇气的席绣绣已转到她的身前,自动投怀送抱,而且献上香吻。

    哇操!道火线引燃了!

    战云密布,一触即。

    好久以后,席绣绣感激的瞧他一眼,连话也说不出,立即悠悠睡去。

    舒啦拿着衣衫盖在她的身上,望着自己那沾满血迹及秽物的“地方”,暗暗苦笑道:“哇操!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取过地上的破衣拭去秽物,穿妥衣衫之后,立即走出洞外,一见四周一片黝暗,他就坐在洞口沉思。

    当朝阳挂空中之际,舒啦站起身子,走出阵外,朝右侧林中疾掠而去,盏茶时间过后,立即循水声来到一处山谷。

    只见一道瀑布自山顶冲下,立即冲散浴水形成一道溪流。

    他匆匆的洗过“战斗澡”,立即自林中掠到官道。

    只见六名带刀佩剑的也跨骑驰入阵内,他立即暗道:“哇操!他们来得可真快哩!我还是少营事吧!”

    主意一定,立即自顾自的朝前行去。

    那六个人瞄了他一眼,一见是位俊逸书生,虽然诧异他在此寒冬仍然仅着一薄兰衫,由于心急赶路,便未停身相询。

    舒啦一见她们稍停即又驰去,立即暗道:“哇操!

    算你们走运,否则,一定叫你们爬回家去。”

    入镇之后,他又买了一套白衫及一大包食物之后,小心异异的绕了一个大圈,方才由阵中掠入洞内。

    一见席绣缓仍然挂着迷人的微笑酣睡着,他禁不住在她的樱唇亲了一口,低声唤道:“姑娘!”

    席绣绣悚然一惊,睁目一瞧是心上人,立即着涩的以衣遮住双峰,同时仰身坐了起来哩:倏觉下身一阵刺疼,她不由低声“哎唷”一叫。

    舒啦以为她那儿不适,慌忙问道:“姑娘,你……”

    席绣绣娇颜倏红。声若鸣的道问:“没关系!”立即转身着衣,那份美,不由令舒啦瞧痴了!

    直到席绣绣穿妥衣衫转身之后,他才尴尬的轻咳一声,道:“姑娘,我去买些东西,你趁热吃了吧!”

    “少侠,谢谢你!”

    “哇操!又来啦!我最不习惯这种俗套。”

    席绣绣已有二餐未进食物,加上心情愉快,因此,食欲好,在两人的合作之下,几乎吃光了那包食物。

    只是她以纱巾替舒啦擦净双唇及嘴角之后,边擦自己的樱唇边脆声道:“少侠,你可知道我是第一次吃这么多的东西。”

    舒啦初受伊人的温柔体贴,欣喜之余,立即哈哈笑道:“哇操!多谢你的捧场,小生甚感荣幸!”

    席绣绣微微一笑,道:“少侠……”

    “哇操!咱们少侠,姑娘叫来唤去,挺别扭的,咱们来改个称呼吧!我今年十七。”

    “十八。”

    “哇操!好啦!绣姐,你好!”

    “啦……啦弟,你好!”

    “绣姐,我再替你上药吧!”

    席绣绣心几一荡,立即羞答答的褪去外衫,那对雪白又高挺的玉女峰,立即呈现在舒啦的眼前。

    舒啦见状,立即想起昨天的情景,心儿一阵狂跳,居然将瓶中的药丸倒出一大堆,慌忙起身要帮忙捡起,两人差点撞成一团,立即向后飘退。

    可是,四目一接,两人立即又自动凑近,而且拥吻起来。

    舒啦的双掌情不自禁的在她的背后游走起来,所幸当他碰到她的伤之际,立即惊醒过来。

    舒啦低咳一声,立即俯身捡药。

    席绣绣羞涩的低头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