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菜鸟闯江湖 > 第一章 裸体美女玩如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菜鸟闯江湖》 第一章 裸体美女玩如梦

    一代圣贤孔夫子曾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武林公约,代代相传道,“行道江湖,绝不可惹女人及小孩!”

    阿公曾说:“惹熊惹虎,绝对不准惹恰查某!”照古儒说来,妇人胯下之物,乃生我之门,死我之户,意指每人皆由彼处诞生,若狎于彼处,即会提早“蒙主宠召”。

    若将女人二字一并,在女字加一点,哇操!是“伐”哩!怪不得古儒会言:“旦旦而伐,触肌消神”!

    偏偏自古以来,上自皇帝,下至贩夫走卒,人人乐此不疲,以致有人“只爱美女不爱江山”及“为爱走天涯”,“心事谁人知”!

    在川中莽苍山山涧之傍,有一排茅舍,瞧它既没门牌又没名牌,分明是一栋“违章建筑”。

    茅屋前后,各种植杂量及数种茎菜,看样子此屋主必是被“物价波动”吓坏了,干脆搬到此地来自力更生了!

    可是,似这种侵占公地,依山傍水,兴建房舍及耕地之行为,却未见官方派员前来取缔及拆除,怪哉!

    难道屋内之人真的如此“有能力”吗?哇操!屋柱上似乎贴有一副对联哩!待吾观来!

    “三餐何必太计较,戒除杂念最重要!”

    哇操!我明白了,看样子屋内之人一定混得挺不如意的,因此,才会以这副以联来自我安慰一番哩!

    人都是有同情的,此人既然如此落魄,就让他住下去吧!何况,此地只他一人,并没有侵犯到别人的权益!

    只要没人来控告,算啦!何必‘下雨天打小孩,没事找事做’呢?何况,他还可以使“地尽其力”哩!

    这天,秋风萧瑟,未脱螽婴,茅屋竹门一开,一位身材瘦小,年约六旬的和尚自屋内走了出来。

    只见他打扫四周环境,换了佛前的净水,放下浦团,立即开始在中堂打坐,四周立即一片寂静。

    半个时辰之后,突听“刷!”的一声轻音,一位蓝衫少年书生带着微笑,似闪电般出现在门前。

    他朝那副对联瞄了一眼,立现不屑之色!

    进入院中,他瞄了四周之菜田一眼,立即行入中堂。

    只见他朝佛像一揖,又对和尚一揖之后,在旁端立不动,双目却打量着简陋的竹墙及竹桌椅。

    那书生的仪表生得神如秋水,貌若潘安,面白有如妇人,眉长过目,黑白分明光焰却常流不定。

    这种眼睛就是咱们目前所说的“猪哥目”。

    有“猪哥目”之人,大多不喜正视,偏好斜视,别处用不着,惟有偷看“查某”却是顶瓜瓜!

    任何查某,哪怕是十几丈外,只要他把眼光一瞬,哇操!美貌,三国,骚不骚,浪不浪,立即一目了然。

    这种人若派他来担任“斥喉尖兵”,或是“炮兵观测员”,应该是最佳人选,可惜,就怕他届时该看的不看,不该看的拼命看!

    哇操!那可就伤脑筋,一败涂地了!

    和尚醒转之后,直待做完了功课,方才走下浦团,合什还礼之后,慈声道:“阿弥陀佛,施主尊姓大名?”

    说完,朝竹椅一指,浩自坐在主位。

    蓝衫少年坐定之后,含笑道:“弟子云中龙,浙中人氏,闻得大师乃一代高僧,故戒亦沐浴前来拜见!”

    “阿弥陀佛,施主过讲矣!”

    “大师,弟子瞧房柱上那副对聊妄测大师之法名莫非上三下戒?”

    “阿弥陀佛,施主聪明过人,老衲正是三戒!”

    “敢问大师此号之意?”

    “此号乃老衲自取,戒募缆?戒讲经,戒住名山。”

    “大师,此三戒,迥异一般学佛参神,可否明示?”

    “阿弥陀佛,学佛之事通常要从善行人门,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使肌寒之肤日迫,则淫恶之念不生。

    “淫恶不生,则秽独去,清净自来,久而自然可以成人,连经也可以不必念,咒也可以不必持也。”

    “可是,大师方才似乎刚做完功课……”

    三戒和尚含笑道:“老衲已多年未念经持咒,方才是因见到施主到达,因此,特地做了功课。”

    “哦!为何要如此呢?”

    “阿弥陀佛,天机岂可轻哉!”

    “这……”

    “阿弥陀佛,天机难测,施主莫再费思量!”

    “也罢:请大师赐知知戒讲经之理!”

    “经惟上的言语,是诸佛菩萨所言,除非是诸佛菩萨才能解得出,凡人多一番注释,实是多一番支难而已!”

    “晋陶渊明主张读书不求甚解,夫以中国人之书,尚且不敢求其甚解,更何况要诠释自西方译来之经文乎?”

    “老衲不敢求为诸佛菩萨之功臣,但也不敢做诸佛菩萨之罪人,因此,知愚守戒绝对不讲经。”

    “这……大师太客气了,敢问大师为何戒住名山?”

    “阿弥陀佛修佛之人须远离声色,一居名山古胜,必有山林水怪引人寻诗,适体之清风,怡清之明月,悦耳之禽鸟为,使人坐不定浦团。”

    “况且哪一处名山没有烧香的女子,随喜的仕宦尺明翠柳之事乃前车辙,老衲为免耳目受滞,故戒住名山也!”

    “大师立见独特,令人佩服。”

    三戒和尚微微一笑,立即与他对坐谈禅。

    云中龙性极聪明,不但精研文事武功,凡三教九流之书无不游览,因此出道年余,即获“双绝公子”

    美誉。

    他这双绝不但包含文武双绝,更含放纵声色及心狠手辣之意:三戒和尚与他谈禅,越谈心中越犹豫!

    因为,这禅机里,必须向别人千言万语仍参不透的,他只要提头一句,云中龙就举一反三彻悟。

    好一个才气横溢的学佛心胸。

    哇操!偏偏配上这付令女人神魂颠倒,自己又色迷迷的容貌,若不早点把他渡入空门,不出数年,恐怕找不到“中国最后一位处女“了。

    只见三戒和尚正色道:“阿弥陀佛,老衲阅人良多,想不到今日有缘目睹似施主这般灵敏之人。”

    “以施主之资质来学禅,不出数年必可登三味,施主何不乘此朝气之时光,割除爱欲归反空门?”

    云中龙闻言,突然出一声长笑!

    三戒和尚心中暗叹,俟笑声歇后,正色道:“阿弥陀佛人生在世,易得者是形体,难得者是性灵,请施主三思。”

    “哈哈!大师所言极是,因此,弟子打算先得扬光大形体,再来修练性灵,不知可否如愿?”

    “阿弥陀佛,施主所求何事?”

    “成天下第一人,娶天下第一佳人。”

    “阿弥陀佛,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岂有天下第一人之理,况且,红颜枯骨,施主何必自坠地狱乎?”

    “哈哈!大师先前之言,句句皆是言间意骸,未了这两句未免有些俗套,不似高僧之言矣!”

    三戒和尚深深的凝视了半晌,叹道:“阿弥陀佛!万般皆夭定,由不得人也,施主尚有何疑问?”

    云中龙怔了半晌,含笑起身拱手道:“大师苦口婆心,弟子方才若有不敬之处,尚祈大师海涵!”

    说完,就欲弓腰作揖!

    哪知,他的意念甫动,立即现身前一道无形气墙阻住自己弓腰,暗哼一声,突提全身功力一揖!

    “蹬蹬蹬:”他连退三大步方始止住身子,睁眼一瞧三戒和尚仍是肃容坐在椅上,他不由大骇!

    突见三戒和尚慈声道:“阿弥陀佛!施主资质甚优,从今日起,老衲终朝绕以待施主幡然悔悟,归来!”

    说完,双掌一合!

    云中龙立觉一股详和之气团勇至身前,逼得自己一直退到大门外之后,那股气团才夏然而逝!

    云中龙立即面无人色的疾掠而去,刹那间即已消失人影。

    三戒和尚念句佛号,拿起锄耙迂自去除草松上了!

    时光易逝,一晃又是十年,三千多个日子无声无息的消逝了,莽苍山上那栋茅穷屋似乎无啥变化!

    就是三戒和尚仍是和以前那样耕田而食,取流而饮,容貌上仍然是一位六旬左右的瘦削老僧!

    这天黎明时分,一向平静的茅舍,突然传来一声悠扬的钟声,接着是一阵阵的木鱼声音。

    正在半山腰蹒跚奔行的一位蓝衫青年突闻钟声,原本涣散的目光,立即一亮!

    只听他大声喊句:“大师,弟子已来了!”立即朝山上奔去,盏茶时间过后,他已奔到大门前了。

    只见他手扶门柱,气喘如牛的道:“大……师……”

    一声庄严的“阿弥陀佛”过后,木鱼声音戛然而逝,三戒和尚已缓步站在中堂前面了哩!

    这位蓝衫书生正是十年前意气昂扬的云中龙,想不到时隔十年,他居然会落魄到这个地步!

    他一见到三戒和尚,如遇亲人般,颤声唤句:“大师!”立即羞愧万分的跪伏在地,身子却不住地颤动着。

    三戒和尚慈声道:“阿弥陀佛,浪子回头金不换,老衲恭候施主已十年矣!施主请起!”

    “多谢大师!”

    进入中堂之后,只听三戒和尚慈声道:“施主功力已失真元耗损甚巨,莫非是遭遇多人的围攻!”

    云中龙赦颜道:“大师,弟子自十年前离此之后,在第三年即在各大门派泰山论剑之时,荣获天下第一高手之头衔并在翌年与武林第一美女终南派区玉风成亲。

    “婚后,弟子安份了一段时间,可是,过了三年,一直未见一子牟女,弟子立即又开始在外拈花惹草了!”

    “二年初,弟子在东海梦幻岛遇见岛主之子,东海太子席伏蛟及岛主之女席定沼,立即流连忘返。

    “由于席岛主夫妇之默许,弟子在半月之后,即与席姑娘在岛上成亲,然后,过了月余的甜蜜生活。”

    “梦幻岛虽然景色怡人,可是,岛上之人皆甚骠悍,毫无些许情调可言,弟子在烦厌了之余,立即趁黑离去。”

    “由于耽心梦幻岛的高手会对拙荆不利。弟子立即回家并安份的过了年余时光。”说至此,神以立转悲愤。

    三戒和尚慈声道:“施主,休息一下吧!”

    “不!大师,弟子必须说出这段憾事,在上月初,弟正和拙荆房中休息之际,突听一阵步声入庄。”

    “弟子刚仗剑出房,立即闻到一丝异香,正在暗感不妙之际,却已被六名蒙面人现身围攻。”

    “弟于刚毁了二名敌人,突觉全身一阵燥热,气机一乱身法一滞之下,立即陷入了险境。”

    “庄中奴婢惨叫之声此起彼落,弟子在心慌意乱之余,更形不支,不幸的是就在那时,传来拙荆的惊呼声。

    “接着是男人的险笑声及撕裂衣衫声,弟子在盛怒之下,终于中剑倒在地上了。”

    “那四名蒙面人在弟子倒地之后,只见其中一人出一阵轻啸之声,四人立即散立在弟子四周五丈外。”

    “弟子正在暗诧之际,突见三名少女自门外掠入,弟子立即认出那三人乃是席定波之侍婢。”

    “那三名少女手中名抱一物,掠到弟子身边之际,只见第一名少女踢了弟子一脚,然后亮出手中之物。”

    “纸巾一掀,弟子立即现那是一个神位,上书《先妣席氏之神位》,左下方书有《不孝女云恨龙》。”

    “弟子正在骇感交加之际,第二位少女也恨恨的踢了弟子一脚之后,打开包袱,现出一束乌黑的秀。”

    那束秀被一支玉钗别住,弟子认出那支玉钗乃是弟子送给席定波定情之物,不由失声惊呼!”

    “第三名少女冷哼了一声,狠踢弟子一脚之后,在出怀中之襁褓,弟子立即现那是一位四、五月大之稚婴!”

    “弟子不由颤声问道:‘小情,此女莫非是姑娘与我之女?’哪知,对方冷哼一声,退后丈余。”

    “弟子追问数声,那七人却似石人般不予置答,就在此时,突听一声厉笑自房内传出,弟子立即又想起拙荆。”

    “笑声未歇,席伏蛟衣衫不整的挟着浑身赤裸,泪流满面,愤不欲生的拙荆走了出来啦!”

    “弟子尚未出声,席伏蛟已将拙荆掷在地上,厉声道:‘姓云的,小妹因你不告而别,一直于断难决,’”

    “在生下你的孽种之时,不幸难产而亡,家父及家母在悲伤及愤怒之下,在上月初先后别世。

    “姓云的,我今夜只是先讨回利息,等你这孽种长大之后,我会教她如何的与你算帐的!”

    说至此,云中龙张口吐出一道鲜血。

    鲜血方出口,三戒和尚右手一挥,手中茶杯迅即飞出,盛住那道鲜血之后,冉冉的绕飞回他的手中。

    “阿弥陀佛,老衲此地不欲沾血,请施主别太激动!”

    云中龙拭去嘴角的血迹,惨然道:“大师,弟子在十年前若听你之言,岂会落得今日之下场!”

    说完,全身又一阵轻颤。

    三戒和尚手待那个茶杯,鼎鼎的走出中堂,到了涧旁,以涧水冲净之后,汲起了半杯涧水。

    探手入怀取出一粒龙眼般大小躐丸,将躐一剥,立即出现一粒清香搓鼻,花生大小的绿色药丸。

    药丸入怀即化,三戒和尚走入中堂,一见云中龙已跪伏在佛前,暗暗颔之余,他立即慈声道:“施主,请起!”

    云中龙踉跄起身之后,羞愧的道:“大师,求你替弟子剃度,弟子已看破红尘,愿意归皈空门!”

    “阿弥陀佛,施主因果未了,岂可逃避!”

    “大师,弟子功力全失,心痕累累,实无勇气去面对世人,何况,弟子在这十余年间也得罪不少的武林人物……”

    “阿弥陀佛,一着错,着着错,施主若不求败中取胜,东海梦幻岛及令媛迟早会变成武林之大患!”

    云中龙闻言,立即想起席伏蛟及岛中高手种诡武功,身子情不自举的打了一个寒颤哩!

    “阿弥陀佛,施主人中之龙,当如何善后,老衲有一‘枯杨逢春九’你先把它服下吧!”

    说完,将那个茶杯放在桌上。

    云中龙闻言,突地一震,立即欲跪拜!

    三戒和尚右袖一挥,止住他的跪拜,飘然行入中堂。

    云中龙恭敬的朝他背后一揖,双手捧起茶杯,将涧水一饮而尽之后,立即缓缓的盘坐在地。

    他这一坐下,即不言不语,一直到了翌日晌午时分,他才睁目起身,一见三戒和尚坐在蒲团上,他立即跪伏在他的身前。

    三戒和尚缓缓睁目瞧他一眼,立即又合上双目。

    直到当晚子时,三戒和尚方始睁开双目,他一见云中龙仍然跪伏不动,心中不由暗暗赞许不已!

    他凝视云中龙半晌,沉声道:“气沉丹田,凝神壹气!”

    云中龙服下那杯涧水之后,只觉全身一阵舒畅,立即开始调息,这一调息就是五六个时辰。

    他一见身上尚有数处大穴无法贯通真气,心知,必是被席伏蛟震破功力又连日奔逃之故。

    他疑道必须再养息一段时日之后,才有完全夏功之可能,立即散去真气,恭敬的跪伏在三戒和尚身前。

    此时,一听三戒和尚之言,他立即欣喜的一震!

    他刚将真气归元,立觉顶门“百会穴,’有一股真气凌空源源不绝的贯入,他立即引导它们体内绕行着。

    一个时辰之后,他只觉脑门“轰”的一音,立即晕眩!

    翌日午后,云中龙醒来之后,只觉自己仍跪伏在地,三戒和尚已经不见,他立即盘坐调息。

    真气绕行一同之后,两道泪水禁不住流了出来。

    人就是这样子,失去之后,才知道东西的可贵。

    云中龙一现自己的武功已经尽复,岂能不欣喜若狂。

    走出堂中,一见三戒和尚专心在锄草松土,他立即走到他的身前,恭敬的一揖道:“大师再生之德,弟子没齿难忘!”

    三戒和尚起身笑道:“施主神功尽复,可喜可贺!”

    “大师,请指示弟子今后之行止!”

    “阿弥陀佛!向北行,遇龙则止,逢阴再行!”云中龙将那十一字念了一遍,会意的颔颔,恭声道:“大师,弟子何时可长待在你的左右?”

    “阿弥陀佛!俗缘一了,即是相会之期!”

    “大师,弟子薄有积蓄,可否让弟子略尽心意供养……”

    “阿弥陀佛!施主难道忘记老衲三戒之意?”

    “这……弟子实在疚惭万分!”

    “阿弥陀佛!施主既已大彻大悟,今后只要以赎罪的心情去救世济人,广积外功,意义远逾供养老衲!”

    “弟子定当谨记大师之金言玉语。”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时候不早,施主请离去吧!”

    “是!大师珍重,弟子告辞!”

    说完,长揖到地,飘然离去。

    三戒和尚欣慰的颔颔,重又继续锄草!

    云中龙离开莽苍山之后,一见天色已暮,自街上买了两套灰袍靴及易容经物之后,立即进入一家客栈。

    他令小二将酒菜送入房内,先洗净身子,再据案易容成一位相貌清癯的老者,然后边用膳边沉思!

    翌日黎明时分,他换上灰袍,取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之后,立即带着行李打开窗户,飘掠出去。

    半月之后,他已在暮色时分回到家中,他甫踏入大门,立即现院中右侧多了两堆坟了。

    他轻咦一声,凝神默察片刻,确定附近没有他人之后,他微一作势,立即就掠到了坟前。

    只见右坟墓薄刻以“爱女云氏玉风之墓”,左侧刻以“终南区天威”五字,他不禁心头一惨,长跪在地。

    脑海之中,立即浮现爱妻被那四位梦幻岛高手轮流奸污的情景,双掌立即紧紧的握着了。

    牙根紧咬,身子轻颤不已!

    悔恨之泪伴着声声“风妹”簌籁直流。

    一直到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女人呼救声音之后,云中龙才惊然二惊,站起身子。

    他凝声片刻,未再闻及声音,不由苦笑道:“此地四周无人,一定是自己精神恍惚所致!

    目光朝左侧那堆大坟一瞧,立即明白奴仆修之墓,他恭敬的三揖之后,立即飘入房中了。

    房内一片黝暗,以他的功力,仍可清晰的看见蛛网遍织,积尘分余,他暗暗一叹之后,立即掠入书房。

    轻轻的将书桌朝前一推,空间立即传出“轧轧”

    连音,不久,右侧壁间已多了一个方洞。

    他沿级而下,进入地穴之后,在床下取出一个长约四尺宽约三尺,高逾三尺的皮箱扭开小锁,将皮箱一开。

    地室立即一亮。

    他吁了一口气,合上皮箱之后,喃喃自语道:“还好这份珠宝尚在,倒省了我不少的手脚!”

    走出地室将机关恢复原状之后,他重又走到坟前,默立半晌之后,他立即走出大门向右行去。

    他前行半里,立即听见右侧林中传出男人的急喘声音,以及一阵阵“熟悉”的